万达娱乐

    <dir id='9t60h'><del id='9t60h'><del id='9t60h'></del><pre id='9t60h'><pre id='9t60h'><option id='9t60h'><address id='9t60h'></address><bdo id='9t60h'><tr id='9t60h'><acronym id='9t60h'><pre id='9t60h'></pre></acronym><div id='9t60h'></div></tr></bdo></option></pre><small id='9t60h'><address id='9t60h'><u id='9t60h'><legend id='9t60h'><option id='9t60h'><abbr id='9t60h'></abbr><li id='9t60h'><pre id='9t60h'></pre></li></option></legend><select id='9t60h'></select></u></address></small></pre></del><sup id='9t60h'></sup><blockquote id='9t60h'><dt id='9t60h'></dt></blockquote><blockquote id='9t60h'></blockquote></dir><tt id='9t60h'></tt><u id='9t60h'><tt id='9t60h'><form id='9t60h'></form></tt><td id='9t60h'><dt id='9t60h'></dt></td></u>
  1. <code id='9t60h'><i id='9t60h'><q id='9t60h'><legend id='9t60h'><pre id='9t60h'><style id='9t60h'><acronym id='9t60h'><i id='9t60h'><form id='9t60h'><option id='9t60h'><center id='9t60h'></center></option></form></i></acronym></style><tt id='9t60h'></tt></pre></legend></q></i></code><center id='9t60h'></center>

      <dd id='9t60h'></dd>

        <style id='9t60h'></style><sub id='9t60h'><dfn id='9t60h'><abbr id='9t60h'><big id='9t60h'><bdo id='9t60h'></bdo></big></abbr></dfn></sub>
        <dir id='9t60h'></dir>
      1. 十二月的樱桃

        时间: 2016-05-07    阅读: 325 次    来源:
        作者: 不复青涩

        艾瑟去年搬了家。

        新房东是个温柔的家庭主妇,有个可爱的女儿。

        他在选择新家地址之前找了很多房介公司,都不甚满意。本来嘛,房介公司提供的所谓的好房子都逃脱不掉经济优势环境优势,他看倦了房介推销人员滔滔不绝的嘴脸,他们竟然能把两种房子一个吹到天上一个踩在地下。于是他婉言打断他们,走出房介公司。

        春天的叶子还没长全,大路两边一眼望去尽是光秃秃的,呈现茫茫的灰色。当下的景色与艾瑟的心境相契合。他叹口气继续往前走,忽然看见一家风格极简的咖啡店,他想不如就进去坐坐吧,在家里也不过是盯着天花板发呆。

        推开门,触动了风铃,响起一片丁零声。一只花色的猫趴在一张桌子上打瞌睡,不时舔一舔它粉嫩的小爪子。此时店里放的是Taylor SwiftBack to December,他自嘲的笑了笑,没有点咖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店主是位打扮简约大方的女性,见此景,也没有做出驱赶的举动,任他坐在沙发上发呆。     

        又是一阵风铃响声,一位身着风衣打扮成熟的男士进入店内。店主抬头,朝那位男士点头,男士走近将风衣掀起一阵风,轻轻的踏实的坐到沙发上,与店主交谈起来。

        “大概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了。”他轻巧的将这句话说出口。

        “哦。”店主口气里带有不易察觉的失落,当然这是不远处的艾瑟察觉到的,他有这种能力,至于那位男士有没有察觉到他不得而知。店主欲说还休,她想问问原因,却迟迟没有开口。

        他们俩就那样坐着,时间被定格。他看着店主的眼睛,店主也没有避开,正视着他的注视。“我搬家了”,他终于开口,“虽然我还是更喜欢旧房子,但我觉得我该开始一段新生活”。店主还是没说话,艾瑟为她着急起来,为何不挽留?不过他对男士说的房子感起了兴趣,他犹豫的站起来,向他们走过去,小心翼翼的问“那个,不好意思,您真的决定要搬家了吗?听您说来房子好像不错……”没待他说完话,男士从风衣内部口袋拿出笔和纸条刷刷写下房子的地址和联系电话,微笑着递给他。艾瑟懂得他的意思,很是抱歉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但还是忍不住偷听他们的对话。

        “那么,再见了。”他起身,推开门,又是一阵风铃响声,这次的响声更甚,有种喜悦感,又像是诀别,也可以说是喜悦的诀别。艾瑟不禁觉得自己的这个形容太过相互矛盾,但又存在合理之处。

        艾瑟暂时没有离开,他羞愧于自己什么都未点却赖在这里不走偷听别人的行为,走到店主面前缓缓开口,“一杯拿铁”,店主好像并没从刚才的离别中有什么情绪波动,优雅起身,将意大利浓缩咖啡做好,倒入接近沸腾的牛奶,瓶中升腾泛起奶泡。

        如果冒昧问一个陌生人感情问题,怕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吧?时机和态度都不对。艾瑟将拿铁喝完,在心里赞赏了店主的手艺,她一定是个很享受生活的人。他推开门轻轻走出去,什么都没问。

        他只是用电话联系了一下,看了看Grace妈妈发给他的照片,连实景都没看到,就决定搬过去了。哦,房东的女儿叫Grace,所以就叫房东Grace妈妈吧。

        不算偏僻,人也不算少的地方,可就是出奇的安静,安静到空气里流动的都是温馨的味道。他拉着行李箱一路向前走,一位拎着菜篮子的老太太向他搭话,“新搬来的小伙子吗”,他点头应答,老太太慈祥的对他笑笑,“你好哦”。他被这笑容迷住,之前收拾旧家的疲惫感消失了大半。“您也好。”

        电话里Grace妈妈说会在他要住的房子门口等待他,他继续往上走,并搜寻Grace妈妈的身影,并看了看周围的景色。虽然是春天,可这里不像之前在大路上看到的光秃秃的树一样,它是勇敢的,丝毫不羞涩的,抽出自己嫩嫩的芽儿,不单单是夹道欢迎了,他感觉他被团团围住,享受着最高的礼遇。

        “咦?”忽然有个小姑娘从花丛中探出头来,他觉得有趣,像极了Alice进入洞口前突然冒出头来吸引她的兔子。

        小姑娘眨眨眼睛,她并没有万人歆羡的大眼睛,也不是双眼皮,可她的眼睛盯着他的时候他竟然看到了她眼睛里的星宇。那天她扎了两个马尾,穿一件棉麻料的无袖米白色裙子,露出纤细的胳膊和小腿。“你是艾瑟先生吗?”她问。艾瑟,先生。他细细咀嚼了这个称呼,不敢当也不敢拒绝这个称呼,他微微俯身,“我是啊,你呢?”“Grace”她的眼睛又开始闪烁。

        Grace妈妈从后面微笑着走过来,“你好,我是Grace妈妈”。艾瑟顿时感慨什么样的妈妈才会有什么样的女儿,礼貌的说“你好”。Grace妈妈领他去他的住处,并把钥匙交给他,没有说太多的话,以一句“祝你在这儿住得愉快”结尾,带着Grace转身出去,Grace再一次眨眨眼睛,“好运哦”。她真是个天使,艾瑟想。

        他看房子的构造,和照片上的并无差别。卧室朝着太阳,一拉开窗帘就是花田,夏天的时候藤蔓会长上来吧,花儿的香气也会传到他鼻子里。门是推拉门,他一直很喜欢这种日式建筑,有点禁欲主义,但并不刻板,他是个严谨的人。严谨才会酿成大错啊,他躺倒在床上,暂时没有管他的行李箱。他闭上眼睛。

        窗外传来欢愉声,他重又睁开眼睛,推开窗子。是Grace和她的伙伴们在玩花洒游戏,只见一个人将舀子舀满水,用尽力气把手里的舀子转了一个大弧度,水像是跳起了舞蹈一样,在空中形成一道透明色的“彩虹”。Grace甩动着她两条辫子,试图用手将这瓢泼大水挡住,脸上还是带着笑的,那笑哟,轻轻浅浅却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艾瑟用眼睛作相机用,咔嚓一下,通过眼睛传递到大脑,保存,设置为永不删除模式。

        他想到她了。

        还没搬家的三个月前,十二月,距离元旦还有好些日子。他徘徊在街上,寻找着杂货店,吴苏前几天跟他透露她爱上了餐盘。他想到他们坐在西餐厅里,吴苏拿着刀叉仰着脸少女般的对他笑着说话的时候,他真的差点就去捏她的脸了。可他还是忍住了,他总是怕,不敢牵她的手,不敢抱她,不敢亲吻她,他怕弄碎了她。他知道自己懦弱,但他还是不敢向前一步。

        他游走在杂货店里,真怪,灯光怎么这么亮,暗一点才好。他想起下大雪那天她戴着红色的女巫般的帽子开心的大喊大叫,一回头扑到他怀里,那也是唯一一次拥抱。他闭上眼睛感受她的体温,和落在身上簌簌的雪花,融在黑暗里。

        餐盘光滑明亮,他用手抚摸着滑过去。杯子透亮晶莹,他俯身,拿起杯子想要细细看看杯子的构造,却透过杯子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他起身。她与另一个男人一起,他轻轻敲打她的头,带着宠溺的笑容轻轻蹂躏她的脸,她笑着,眼睛里亮闪闪的。不对,不是这样的,你错了。这样做会害了她的,她最后会疼的。

        杯子从他手中落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她闻声回头,眼睛闪了又灭,再闪,再灭。老板闻声赶来,瞪着他,他看着她的眼睛,说,“一会儿我会赔钱的”。她低下头。旁边的男人以为碎杯声吓坏了她,便拉着她逃离现场。他望着她的背影,心里不是被剜了一刀的疼痛,而是雨声点点,砸在屋檐上发出厚重的声音。

        他连挽回的勇气都没有。工作的时候他可以暂时不去想她,可是晚上她一次一次出现在他的梦里。她的笑,她说话时俏皮的样子,她吃东西时低头露出的一点头皮屑都被清晰放大。有一次梦到她哭,他从来没让她哭过,她无声的看着他哭,并不说话,盯着他的眼睛。他想走上前给她擦干净眼泪,可他就是移不了步。真是窝囊极了,梦里的他和现实的他。

        我到底该怎么做?艾瑟想不通。

        他决定搬个家,家里的空气不好。

        搬家一个月后,他已经和Grace一家相处的很好。之前疑惑过Grace爸爸去哪里了,但出于家庭隐私一直没敢过问。这天Grace兴高采烈的前来敲他的门,手里是五颜六色的糖果盒。她歪歪头,将盒子移到他眼前,“喏,爸爸从美国带回来的糖果,想给你吃,妈妈让你一会儿来我家吃饭”。今天扎的单马尾,她背过手,扬起脸朝他笑着。

        他想起一件事,转身到卧室里,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樱桃挂饰,递给她,“这个送给你”。这是给吴苏准备的元旦礼物之一,可是……他驱散继续想下去的念头。Grace不说话,看着他咯咯的笑,转身跑走了。

        看来今天又可以保持一天的好心情了,他想。

        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来到Grace家,看到Grace爸爸。Grace爸爸常年在美国,把他锻炼成了精练的人,却还带有中国人的亲切,他招呼他随便坐。

        Grace从外面端着水果盘回来,扑到爸爸怀里,爸爸拍拍她的头,她蹭蹭爸爸的已剃干净却还有些扎人的胡子。Grace妈妈也从外面回来,拎着菜。Grace爸爸眼里含笑,“辛苦了”,起身拥抱她,丝毫没有扭捏和羞涩之意。果然结了婚的人就是不一样?这种自然和默契又何尝不是长期累积的?

        菜在做了,Grace妈妈本想一人承包所有程序的,可Grace爸爸不肯,于是他们两个在厨房一起做,却坚决不准艾瑟插手。客人怎么能插手呢,他们说。换言之,客人又何尝不是外人?艾瑟只好在客厅坐着。Grace走到他身边,爬上沙发,“爸爸妈妈年轻的时候,爸爸也常常拥抱妈妈呢”,Grace悄无声息的说出这样一句话,眼睛却是瞄着电视里的动画片。

        艾瑟的心里颇不平静。他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但丝丝缕缕的扯不清楚。

        吃饭期间Grace妈妈谈到之前的住客,“他说他有一个值得珍惜的人,开咖啡店,可他不知是真迟钝还是腼腆,总是不肯跟对方坦白心意。既然那么珍视对方,想到什么就要勇敢去做些什么啊,哪怕是真爱如果总不开口也会错过,说出来才知道对方的心意是不是归于你”。

        既然那么珍视对方,想到什么就要勇敢去做些什么啊。

        “请问你有那位住客的号码吗?”

        “吴苏,我想你。”

        “吴苏,记忆中的那场大雪,你像个孩子一样扑到我的怀里,我眼里心里大雪像背景般虚化,你却是虚化中唯一的清晰。我恨自己没有把你抱更紧。”

        “你知道你吃饭时的样子有多可爱吗?有时候狼吞虎咽,有时候像小鸡啄米,脸上黏了米粒也不知道,其实我很想帮你拿下来,但又想看你手足无措的样子。”

        “可你做事又很认真,认真起来的样子不知道有多美。像一幅美丽的图画。”

        “我太懦弱,秉性如此。我怕我最后会害了你。我们慢慢来好不好。”

        ……

        “你终于肯主动打电话给我了?”吴苏声音里带几分怒气,又带几分喜悦,尽管深深压抑着,可艾瑟怎么感受不到?

        “因为我不想错过你”,艾瑟终于说出他的心里话。“不过,我想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你觉得我……我还想问一下那天那个男人……”

        “是我的错……我不该答应那天跟他出去……你会原谅我吗?”她欲言又止。

        “你总是一副禁欲主义的样子,我猜不透你内心在想什么,我很怕啊,但我也不敢轻易说出口。我们都是,太谨慎的人了。”

        “艾瑟,我很想你。”

        夏天了,叶子变成绿色,艾瑟站在咖啡馆面前,远远看见穿绿色无袖裙子的吴苏扎着单马尾跑过来。再一次,艾瑟的眼里只看见清晰的吴苏。

        “干嘛跑啊,我又不急。”艾瑟笑着拿出纸巾抹掉她脸上的汗。

        “总不能让你等急了啊。”吴苏抓住他贴近她脸的手,摇晃着,看着他笑意闪闪。

        “唉?这个樱桃挂饰?”艾瑟惊呼。

        Grace给我的呀,我都知道了。”吴苏看着他微蹙的眉头偷着乐。

        “这个鬼精灵……”

        “进去吧。”“嗯。”

        ……

        “谢谢你,艾瑟”他说,“我们要结婚了”,看向一脸幸福的店主。

        ……

        看见的不一定是真相,但相信又何妨?我呀,与你携手这一段路,已经很庆幸很满足了。

        夏天的热度刚好,叶子怎么能这么绿呢。

        我们终于back to December.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