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娱乐

    <dir id='0dk5i'><del id='0dk5i'><del id='0dk5i'></del><pre id='0dk5i'><pre id='0dk5i'><option id='0dk5i'><address id='0dk5i'></address><bdo id='0dk5i'><tr id='0dk5i'><acronym id='0dk5i'><pre id='0dk5i'></pre></acronym><div id='0dk5i'></div></tr></bdo></option></pre><small id='0dk5i'><address id='0dk5i'><u id='0dk5i'><legend id='0dk5i'><option id='0dk5i'><abbr id='0dk5i'></abbr><li id='0dk5i'><pre id='0dk5i'></pre></li></option></legend><select id='0dk5i'></select></u></address></small></pre></del><sup id='0dk5i'></sup><blockquote id='0dk5i'><dt id='0dk5i'></dt></blockquote><blockquote id='0dk5i'></blockquote></dir><tt id='0dk5i'></tt><u id='0dk5i'><tt id='0dk5i'><form id='0dk5i'></form></tt><td id='0dk5i'><dt id='0dk5i'></dt></td></u>
  1. <code id='0dk5i'><i id='0dk5i'><q id='0dk5i'><legend id='0dk5i'><pre id='0dk5i'><style id='0dk5i'><acronym id='0dk5i'><i id='0dk5i'><form id='0dk5i'><option id='0dk5i'><center id='0dk5i'></center></option></form></i></acronym></style><tt id='0dk5i'></tt></pre></legend></q></i></code><center id='0dk5i'></center>

      <dd id='0dk5i'></dd>

        <style id='0dk5i'></style><sub id='0dk5i'><dfn id='0dk5i'><abbr id='0dk5i'><big id='0dk5i'><bdo id='0dk5i'></bdo></big></abbr></dfn></sub>
        <dir id='0dk5i'></dir>
      1. 闯王寨

        时间: 2017-04-27    阅读: 1367 次    来源:
        作者:

          

             我时常会为中国的地名苦恼,因为看书时会经常遇到一些带有生僻字的地名,他们就这样一下子跳到你的眼前,做着各种奇怪的动作,显示着自已遥远得近乎和神话分不开的资历,倔强地让你辨认。我时常会臣服于这种倔强,这也是我读书的一种态度,但有时,我也会被神话所迷惑,就胡乱地猜上一次,难免会闹出笑话。但好多我还是认识的,比如杨令村,比如闯王寨。
              我登上闯王寨是2016年12月8号。
              叶县古称昆阳,自古以来就是南接幽燕北通云贵的古交通要塞,战略位置很是重要。当初李自成被追杀到叶县南保安镇一山头就相中这地方不走了,开始修城垒墙,明朝大将杨琏带兵赶到,把李自成团团围住想拆了他的非法建筑,李自成面对这样的皇家拆迁团队,非但没有停工,反而利用有利地形和将士一起在山上不停地修着城池,不但修了城池还在里面修了房屋,想当钉子户。经过几天几夜的攻杀,杨琏别说攻下城池,估计连用石灰水在石墙上写个拆字也没能写成。拆不成就采取围困政策,不信你能在城里不下来呆一辈子。这下李自成没法了,因为他占据的那座山头是座荒山,四面绝壁,除了光秃秃的石头什么也没有,上千的人马总不能吃风咽气吧,李自成实在坚持不下,就有人给他出了一个主意,闯王派人偷偷下山运来了许多麦糠,在城池上面不停地扬,还放出风说山上发现了一块宝地前面种后面就能收,根本就饿不死。这种把戏对于杨琏来说太小儿科了,可是一连多天,杨琏天天仰着脸看,扭得脖子都断了上面还在扬着麦糠,而且天天还能听到上面欢歌笑语,杨琏想这也太欺负人了吧,你在上面吃白面我在下面吃麦糠。又一想可能是天佑李自成吧,于是撤兵四十里,随后李自成下山带着队伍去了陕西,杨琏后来上山看时才知上了当,但李自成早已没了人影,只留下那座城池在那里。
             后来代代相传,李自成修的那个城池叫闯王寨,闯王寨下面的那个村庄叫杨令村,原本叫杨琏村的,后来念转了念成了杨令村,也有的说叫仰脸村,是说当年杨琏天天仰着脸看闯王扬场,由此而来。
         
         
             不管叫什么,名字是可以改的,比如李自成后来被称为闯王,有个叫朱重八的改名叫朱元璋,而且开了家大明有限公司,成了首任董事长。公司开到李自成那会,李自成成了公司的一名员工,不幸的是,因经营不善公司要裁员,就把在银川当驿卒的李自成给裁掉了。原本这是件再小不过的事情,裁掉就裁掉了大不了跳槽另一家继续打工,可李自成是特一根筋的人,认定非要在朱家公司,不过他也知道,想找第二家那也是不可能的,他就想弄倒朱家公司自已当老板。李自成这样想可能做过如下盘算,就他和朱家首任董事长朱元璋先生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比如都是穷人出身,都饿死过亲人,都给地主放过牛羊,都当过和尚都杀过官吏,最后被逼翻身起义。这还不说,就连长相也差不多,都不是那么出众,更神奇的一点是朱元璋出生时红光满地,李自成出生时他爹梦到一黄衣人入屋,取名叫黄娃子。要说李自成比朱元璋强的一点是,李自成小时还有个正儿八经的名字,朱元璋连个名字也没有,就随便叫做什么朱重八。就是这么两个极其相似的人都想凭借起义翻身有地种有饭吃,结果朱元璋翻身过猛直接站起来做了皇帝建立了大明王朝,成立了朱家公司,而另一个在他家门口讨饭吃的也想翻身把他干掉做皇帝,并且觉得不把公司弄黄了就对不起他爹当初做的那个梦,可是卧榻之旁岂容他人翻身?所以明朝就跟李自成干上了,折腾得朱家王朝耗尽了心血,大明有限公司彻底倒闭,有没有赚到钱我不知道,反正有限是对的,二百七十六年,挺准。
             细分析,如果明朝的户籍制度过于完善的话,估计等不到李自成造反朱家就会找上门先把他干掉了。你想呀,朱元璋是公司创始人,二百多年后公司快破产时又出来一个和他当初一模一样的人来,不是公司的克星是什么?还想造反?一个字,杀,有多少杀多少。
             于是,一路追杀,杀到了叶县的一座山头上。
             山无名,寨,叫闯王寨。
             我讲的过于轻松,当我看到如今的闯王寨时,还是严肃了许多。
           
             我们上去时分兵两路,县文联主庞江华先生率先带领着鲁山作协主席叶剑秀先生一行从北坡往上爬,说是那样能锻炼脚力也显得虔诚。我和一群文友坐在另一辆车上,还没下去,开车的师傅说:费那力干啥?我带们你们开车上去,又省力又快。那就坐上吧,车子绕着山一圈圈地上去,开车师傅是当地人,他说,这里是桐柏山系和伏牛山系的交汇处,最大风力可达十级,近几年这里搞风力发电才围着山体劈开了一条石路。的确如此,隔着车窗玻璃都能感到风的震颤。大约二十分钟,车驶过一条被石块填满的沟壑停下了,从车里出来山风吹得人站立不稳,捡一安全的山体往下望,庞主席还在带着队伍在山腰攀爬。当我问闯王寨在哪时,开车师傅说:你身后就是。说完钻进车里,丢下我们下山去了。
         
         
             我登过峰恋如波的庐山,爬过危峻奇异的华山,像这么贫瘠的山我还是第一次上来。上得山来我还不知道自已为何要劳神费力来此做甚,说是看风景,那是自欺欺人,这里满山光秃秃的全是石块,找不出一丝绿色,而且山并不高,平均海四百多米,且风极大,想要在这里体面地展现一点文人的姿态怕是很难。要说是来这寻一段历史,那是真的,这可能就是文人的一种通病吧,身临其境地感受要比书本上的漫天幻想真实很多,但这份真实又往往扼杀文人心中对原事物过多的装饰。闯王寨确实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完整,残缺的程度超乎了我的想象。
              不管怎样,来了还是要去看的。
              几个文友已顺着一个豁口上去了,我紧随其上。刚登上一截石墙就惊呆了,在整片没膝高的黄贝草丛中,杂乱地生长着许多野酸枣,透过野酸枣稀疏的枝丫,能看清破败的石墙里面竟全是用石头垒成的房子,房子早已没有了屋顶,就这么裸露着墙体在凛冽的风中站了几百年,没人陪伴,只有雨水冲涮,山风厮磨。我拨开草丛,小心地跟着文友往前走,从脚下的根基来看,残存的石墙约有五米高,宽两米左右,整个遗址南窄北宽呈椭圆形分布,房屋大多在寨墙的北部,南部较为宽阔的地带,零散分布着几眼水井,也就是这几眼水井才显得整个寨子有了些许生机,你看,在黄贝草掩映的乱石丛中那些石屋石墙像一群佝偻的老者在行走,而那几眼水井依然清水一泓,如灵动的双眼仰视天穹,像是在盼望着有人来勺一瓢清水润喉解渴,仰或是来一兵士洗一洗征战的血衣,可又不像是,可能是在等那一群徒步的老者吧,可是那群老者终究没有到来。他们就这么盼着走着,走着盼着,在风雨岁月中积蓄着雨水,冲刷着灰尘,一天又一天。恍忽间,我有一种像是走进了童话世界的感觉,尽管这里的景像跟童话相差甚远,但我实在不想用破败来形容他们,因为他们走到今天太不容易了,任何的一种指点或不是都会刺疼他们的神经,我抚摸着他们的躯体,想给他们一丝温存,呢喃着想说一些话给他们,但他们这就么倔强地裸立着,一动不动。还好,我的这份柔情只有身边的黄贝草能懂,在山风中摇曳着蹭着我的腿脚,缠绵着我的思绪,就这样,我从一段石墙走到另一段石墙,从一间石门走进另一间石门,幻想着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当初会是怎样的一种景像,满寨晾晒的是衣物或是枪戟?闯王的身影是在南墙还是北墙?屋里住的是将士还是伤兵?是妇女或是儿童?要知道那时他们打仗可都是拖家带口的,在战斗最艰苦时,妇女都可能会成为勇士而流血牺牲,在行军中长大的儿童早已熟知了这一切,接下来,他们会变得更加坚强,拿起弓箭长茅,冲出屋去。
              是的,他们都很坚强,而我却不敢多想。不小心手背让野酸枣刺扎了一下,我看到,酸赖树早已掉光了叶子,只剩一些红红的小果实长在枝头,摘一颗放进嘴里,没有水份,干涩中带点酸甜,这份酸甜,竟让我红了眼圈,我仿佛看到,几番残酷的争夺之后这里变得寂静下来,在不远处的石墙缝里插着一杆不倒的枪戟,上面挂着一条被撕扯下来的布块,在如血的夕阳里,在朔大的山风中,那布块烈烈飘荡,豪迈而又辈壮。
         
         
              是不是太悲观了?可我实在是找不出另外一种让我情绪激荡的理由!也不想拿出手机像其他的文友一样拍下一张张照片,我觉得这样太过于肤浅,闯王寨不需要以这样的理由变成某种像册里的一种风景,他的存在就在这里,不需要修缮,但也不要破坏,你的到来就是天上那片湛蓝的云,就是山头那不间歇的风,这,就是对他最好的保护和宽容,等多少年后闯王寨倒下了,有人再来,但凡能感到这里云淡了,风凉了,说明今天的闯王寨已经藏进了历史,成为了永恒。
            尽管如此,我的心情仍很沉重,因为我说服不了自已。站在这满目苍凉的山顶,站在这曾经充满人类气息的石寨里,我所有迸发的思绪都会撞击着石墙,如叮当四射的枪炮又反射到我的身上,直到我满身疮痍,倒下,和石墙一起,听风沐雨。
             转过思绪,我又想,当年闯王为了坚守寨子时日子的清苦不是我所怜悯的,也不是他们徒手把石块垒成寨子的壮举能让我感动的,更不是杨涟大将围攻寨子时的凛然气势,能震摄到我的,而是想,几百年之后,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会平安地站在这里,品味着那场争夺,我想,没人会在乎那场争夺战的胜利属于那一方,但很多人都会站在今天的闯王寨上有着做一番闯王的遐想,坚毅的眼神,不怯的斗志,指挥若度的风范,仰或是震颤一下四面楚歌时自已的勇气和胆量,仅此而已。
              反过来说,我不希望闯王败在这里,如果说闯王是一颗流星的话,闯王寨将是他起落的跳板,带着清晨黄贝草叶尖上的露珠,消失在遥远的天际。
              这样一来,我心情大好,只是眼前,风,还是那风,呐喊的厮杀,痛苦的呻吟,滚落的石块,堆积的尸体转瞬就风干的没了踪影。想到这里,我总觉得那些躺下的躯体太过于寂寞,要是再有一两声胡笳或是羌笛送送他们该有多好,尽管这里不是边塞要阙,那又何妨,等音乐响起,闭上眼,双手合十放于颌下,安魂的舞步将会成为这里另外的一种解读,这也算作是一种心灵的慰藉吧,
              其实我不必过于伤感,因为他们都是不朽的,一个以闯王为名的寨子就这样流传了下来,一个以人名命名的小村就这样住在了闯王寨脚下,几百年过去了,他们从最初的坚守围攻,变成了今天的厮守相望,就像是那几眼老井渴望那群佝偻的老者一样,一泓清水,一阵山风,任岁月变迁,任风雨洗涤,恒久不变。
             要回去了,我实在不好意思再坐车,就跟着一群文友从北坡下山,正下着,我突然有种佯攻的想法,就趁文友不注意猛一扭头,冲杀状的姿态还没摆好,就被吓怵了胆,迎在我眼前的是那架高高在上的风力发电机,三个叶轮吃着风呼呼旋转着,像极了一个执戈的武士。我心说,算了,还是下去吧,摸摸口袋里半袋子的酸枣,这酸枣,就够我消化半个月的。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