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娱乐

    1. <form id='swdau'></form>
        <bdo id='swdau'><sup id='swdau'><div id='swdau'><bdo id='swdau'></bdo></div></sup></bdo>

          • 约会天窗岩

            时间: 2019-01-26    阅读: 419 次    来源:
            作者: 邱鹏

             天窗岩——江西上饶县上泸镇的一个小山村,因村子东面的山顶旁巨石林立,有形如天窗之景而得名。

             

            我和天窗岩,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对她的前世今生一无所知。也许是机缘巧合,我有位朋友,虽然在省城工作,却是从这个大山深处的小村子走出去的,在我面前经常提到老家的深幽和秀美。于是,趁朋友回乡省亲之机,我赴天窗岩兑现了一次探幽之约、寻美之约。当然,这更是一次应情之约。

             

            从市区到天窗岩不远,四十多公里、一个多小时车程。但过了上泸镇,便得爬十几公里的盘山公路,叫人顿生“跃上葱茏四百旋”的豪气。人还没到村子,就青山作伴,白霭为邻,着实是进入了另外一个天地。

             

            朋友立业于省城,在地方上算是“凤毛麟角”,许多村民都引以为荣。因此,我们甫一进村,前来迎接和寒暄的,就不只是他的亲人,还有特地从山外赶回来的发小,以及那些闻讯而来的左邻右舍。这一刻,笑容和着乡音传递亲切,喜悦透过眉梢流淌真情,场面好感人。我虽是外人,也即刻抛弃陌生,跟着咀嚼起了“宾至如归”的味道。

             

            全村二百来户人家,依着山型地貌布列,像一把珍珠,被老天撒在山谷两边。登高一望,天阔野沃,风摇竹影,山涧、梯田、村舍、绿海,在亘古的天工和六百多年的人力作用下,从低到高,由远及近,迭次递进,很有“世外桃源”的风范。及至村里,但见宅第弄巷,错落有致,直如天造地设。这边,顶铺褐瓦,梁椽木成;那厢,墙立黄泥,天井石砌。整个村子十分古朴,一派赣东北建筑风格。留守的村民各忙各的活计,不紧不慢,悠然自得,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山居图。对我来说,一切都显得陌生,但对照着儿时的印记,又似乎是那样的熟悉!

             

            村子不仅天生丽质,而且经朋友介绍,还撩开了许多内秀的面纱,令人难忘。记得在村顶那簇大树下,我徘徊过,因为我仿佛也听到了儿时嬉戏的喧闹;记得在村中的宗祠边,我伫立过,因为我要向村里前人的勤劳和智慧,投去崇敬而肃穆的目光;记得在村脚的山道上,我张望过,因为我希冀找到父母盼望子女从山外学归的身影;我还记得,在村外的田塍边出过神,因为我想发现那满丘熟透了的油菜荚子上,山农汗水留下的痕迹……我一时也说不清楚,倏忽间自己会对天窗岩如此爱恋,难不成,这里也寄托了我心中那份永远的乡愁。

             

            村里几乎全是毛姓,自然,我称朋友的父亲为毛叔。暮色里,我一边沐浴着朋友的盛情,一边就着女主人张罗起的浓香扑鼻的农家味,与毛叔拉起了家常,很像来了回“把酒话桑麻”。毛叔在城里找了份事做,在村里算是见多识广的,但谈到自己的村子时,多少也有些伤感。因为我们谈到了农田撂荒问题,农村青壮年谋生问题,以及村子“空壳”问题等等,勾起了他的不少忧虑。看来,城市文明冲击农村所带来的种种问题,同样波及到了天窗岩,毛叔们沉思过,一时也无奈。

             

            其实,事情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悲观,因为我看见,盘山公路已如腾空的蛟龙跃然村前,电线、光缆亦像结网的蜘蛛依次入户,天窗岩这个“旅游胚子”正在不断发育……许多事实都在昭示村子美好的远景。

             

            下山的路上,我隔着车窗再次把视线投向天窗岩,用深情的仰望送去最后的留恋。夜幕笼罩下,月色依稀,天窗岩通体黝黑,显得更加幽寂、静谧,令人神往。直到她在视野里完全消失,我才回过神来,心想,与其依依不舍,不如许下诺言:天窗岩,我们后会有期!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