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娱乐

  • <tr id='ez03u'><strong id='ez03u'></strong><small id='ez03u'></small><button id='ez03u'></button><li id='ez03u'><noscript id='ez03u'><big id='ez03u'></big><dt id='ez03u'></dt></noscript></li></tr><ol id='ez03u'><option id='ez03u'><table id='ez03u'><blockquote id='ez03u'><tbody id='ez03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ez03u'></u><kbd id='ez03u'><kbd id='ez03u'></kbd></kbd>

    <code id='ez03u'><strong id='ez03u'></strong></code>

    <fieldset id='ez03u'></fieldset>
          <span id='ez03u'></span>

              <ins id='ez03u'></ins>
              <acronym id='ez03u'><em id='ez03u'></em><td id='ez03u'><div id='ez03u'></div></td></acronym><address id='ez03u'><big id='ez03u'><big id='ez03u'></big><legend id='ez03u'></legend></big></address>

              <i id='ez03u'><div id='ez03u'><ins id='ez03u'></ins></div></i>
              <i id='ez03u'></i>
            1. <dl id='ez03u'></dl>
              1. 远去的珠算声

                时间: 2019-01-22    阅读: 1373 次    来源:
                作者:

                 1980年底,我进入局机关。先是在办公室当统计,两年后转到财务科。从出纳到会计,一路走来,虽有磕磕绊绊,却也还算顺风顺水。如今也总算毫发无伤的安全退休。

                初干统计,一年倒有半年在县政府统计科,它是后来县统计局的前身。我在那合署办公。政府统计科是县里统计行业最专业最权威的部门。几张办公桌两两相对,依次排列,最显眼的要算每个办公桌上的大算盘。褐色的算盘珠由于高频率的使用,被手指打磨的圆润光亮。每到年终报表汇总的时候,常常是一个人诵读数字,几个人同时拨打算盘。除了每个数字之间小停顿,以将上下两个数字分开外,一组数字中间不停顿、不重复。读的人声音朗朗,抑扬顿挫。打珠算的人仔细听,用心记,手上还要麻利的拨打。这很考验打珠算人的技术。常有因听错一个数或拨错一个珠被此轮计算淘汰下来者。初时,我也常在中途败下阵来。一组数字读完,结果也出来了,如果两个以上人数字一致,证明结果正确,就可以写在表上。如果结果七零八落,各不相同,就还要再来一遍。这种方法很锻炼打珠算的技术,我的珠算水平就是在那时飞速提高的。

                后来回到局财务科,慢慢的有了计算器。那时的计算器很小,按键小,显示屏小,功能也少。但那时如果能拥有一个这样的小计算器已经很时尚了,必竞计算乘除法时方便准确快捷了许多。我们去市里开会、汇总表,会带着它,放在衣服口袋里,又轻巧,又方便,心里很惬意。

                经过几年的发展,大一点的计算器,代替了小的计算器。无论是按键还是显示屏,都比原来放大了几倍,功能也更加齐全,好用又得看。而且是太阳能的,每天放在有太阳光照的地方就可以永远有电,再也不用总预备着换电池了。

                珠算慢慢地悄悄地逐渐退出统计、财务人员的办公桌。一些新参加工作的年青人,更是首选计算器这种方便快捷准确的计算工具。

                上世纪九十年代,电脑横空出世,以势不可挡的气势打入各行各业。财会部门当然不会落后。首先是县财政局拥有了几台电脑。为这,专门装修了计算机房。机房内铺上木地板,窗户换上厚玻璃,挂上了厚厚的窗帘,还安上了空调。据说,这电脑可娇贵了,怕灰尘,怕阳光,温度、湿度要合适。

                我们去财政局拨款或办事,或是在外屋等候,或是换上拖鞋才能进到机房。那时候,电脑和操作电脑的人都好神秘,好荣耀,好令人羡慕啊。随着各单位的办公条件逐渐提高改善。我们单位的第一台电脑也配备给财务科。当时备感荣幸和骄傲。

                有了电脑,办公又方便快捷了许多。一张表格输入数字,鼠标轻轻一点自动求和,总数在一眨眼间就出来了,而且非常准确。各种总结汇报、预算决算、通知等材料也逐渐不再用手写,而是敲打键盘,在电脑上搞定,更有配套的打印机,将材料快速美观的打印出来。再后来,由全局一台电脑,发展到每个科室一台,又发展到每人一台。走进办公室,最显眼的就是每张办公桌上闪闪的银屏。电脑不再是奢侈品,不再是骄贵之物。操作电脑也不再神秘高深了,会计实现了电算化。

                退休后,家里也买了电脑,我在这台电脑上看新闻,读博客,玩游戏,游QQ空间,写诗文,做微刋。电脑就像我的左右手,一时也离不开。电脑放在房间的明亮之处,每天阳光透过玻璃窗照晒它,夏天开窗时风尘穿透纱窗抚摸它,可它却很皮实,少有毛病,完全没有了初出茅庐时的骄贵和神秘。

                只有在闲暇之余,有时还会想起珠算,想起那些被手指磨得圆滑光亮的算珠,还有那抑扬顿挫的唱数声、噼噼啪啪的珠算声,和那些远去的忙碌的岁月。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