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娱乐

    1. <form id='ddi8r'></form>
        <bdo id='ddi8r'><sup id='ddi8r'><div id='ddi8r'><bdo id='ddi8r'></bdo></div></sup></bdo>

            时间: 2019-01-22    阅读: 1395 次    来源:
            作者: 刘玉

             只有实实在在地住回祖屋,回忆才最真切。

            清晨,从大姐和小哥在厨房商量煮什么菜开始,心便跟随他们的对话和脚步在隔壁来回走动。不多时,带点辣辣味道的菜香,锅铲在铁锅里翻炒和柴火在火塘燃烧爆裂的声响一股脑儿挤过木板隔墙,迎面袭来。

             

            “吱呀”一声,大姐推门,轻声走进我睡的房间。蒙在被子里的我不知她在找什么。快起来吃饭喽,她喊,我没有理会,像小时候一样。赖床,偷懒,绝对是任何一个家里老幺的特权。

            昨晚,从父亲以前的睡房换到火炉隔壁的房间睡,这张老式雕花大床,是儿时睡得最多的。突然想起父亲为我盖被子的情景来,他总是带着浅浅的微笑,他的老花眼镜,已经多年没换。这些日子,不管睡在哪张床上,都能感觉到父亲就在身边。

            关于儿时的记忆里,厨房的格子窗下,有这样一条宽厚的板凳,上面总躺着我长长的梦,每天晚上,父亲便会轻轻地将熟睡中的我抱上床。所以,经常发生一件奇怪的事,记得明明是睡在长板凳上的,隔天一睁开眼,发现自己竟怎么是躺在床上。早起的妈妈已在隔壁的火炉忙活好一阵。满屋菜香拼命勾引着小馋虫,便隔着门大喊,妈妈,什么菜啊。有时,满屋烟熏火燎的,便心想妈妈是又找来了湿柴火……

            虽然,父亲对每个儿女都一样,但我始终认为他对我是最好的,尽管小哥他们也这么自以为是。

            自十几岁读书出去以后,就基本没怎么在老家住过,哥哥姐姐们也都如此。记得十多年前在家呆了些时间,画了几幅画,在京都得了个小奖。这次是回来陪老妈,带了电脑写东西。老妈帮烧了红薯添了炭火,然后久不久就晃过来看看,再晃过来看看,再然后,拿起我的笔记本翻翻。过江铺其实是个创作的好地方,关键是,有妈的地方,就有暖暖的爱。

            母亲起床加入火炉的聊天阵容了。母亲是个可怜的女人,自少命运多厄,一生操劳,小病小痛不断,好不容易把七个儿女拉扯大,而今我们都已成家立业,才过上了几天好日子。去年,家里被评选为“广西最美家庭”,俩老着实开心了好一阵。十一月十九日,她的靠山突然倒下了,她随之昏倒在床上,全身发抖,两床被子也没能压住她的悲痛。痛的,又何尝只母亲一人?有时,我也分不清,在家的这些日子,我是在陪母亲,还是想再多享受一些她的慈爱。

            家里的老宅,已有百多年历史,有一半是外公留下来的,另一半,是父母年轻时省吃俭用攒下。外公是湖南过广西来的第二代,靠自己造纸卖创下点家业,买田买地,还请了个人帮工。母亲说,外公是极讲名誉的,炒一碟腊肉,每餐只允许吃一两块,下餐又端出来,这样,外人以为老刘家餐餐有肉吃。家里田地其实也不多,每年能收五担租谷,五斗为一担,遇到不诚信的租户,还收不够,他们把不饱满的谷子蒸熟,参在斗中间以次充好,外公发现后也不予怪罪。不曾想,土改时家里差点儿没被划为地主成份,连母亲仅有的一块蓝色士林布单衣都被人搜走。

            老宅的柱头脚开始腐朽,哥哥们决定拆旧建新,老宅里的杂物需要找地方安放,和母亲商量,请老人整理一下自己的物件,母亲的心情有些复杂,说她结婚后没置办过什么像样的家当,至今什么也没留给你们,二哥说,你把我们养大成人,现在有这么多儿女,不用发愁。大姐放低声音说,妈妈的靠山没了,我们现在就是她的靠山。

            我也起床来吧,门板关不住诱人的菜香,整得赖床的人饥肠咕噜。

            大姐决定请母亲随她回南宁小住,母亲开始不同意,在儿女们的轮番劝说下,才勉强同意,说你们实在要我去,就去吧。早餐后,母亲一个人站在家门口,默默望着她住了八十四年的老房子。

            我走过去,帮母亲捋了一下鬓角的白发,说你放心吧,我们会把新家建好等你回来。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