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娱乐

    1. <form id='t7mz4'></form>
        <bdo id='t7mz4'><sup id='t7mz4'><div id='t7mz4'><bdo id='t7mz4'></bdo></div></sup></bdo>

            关于铁路的记忆

            时间: 2019-01-22    阅读: 37 次    来源:
            作者: 曹阜金

             2018年11月中旬,我陪爱人去成都看病,往返都是坐火车。回来的路上,与同车的一群老年人聊天。这群老年人是玉溪的,大家邀约一起去四川旅游。他们去的时候是坐动车,回来的时候是坐火车,或许他们很少出来,对这趟由北向南的火车了解不多。于是,我给他们聊起成昆铁路,聊起那条经过攀枝花、西昌的成昆线,也聊到内昆铁路修通后,这条经过川南进入云南昭通取道贵州六盘水再抵达昆明的成昆线。我想表达的是我们现在乘坐的,就是成都到昆明距离最短的一条线路。没想到这一聊,却勾起了我对铁路的回忆。

            时针一下子拨到了35年前。众所周知,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十分重视铁路建设,十多年的建设,全国形成了三纵三横的铁路网,连通了大江南北。这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了方便,在那个交通不发达的年代,大家出行的首选还是乘坐火车。 一个最好的例子,“文革”时期,四面八方的学生们搞大串联,大多是乘着火车去的。

            昭通没有那么好的福气。上世纪50年代,在苏联的援建下,沿着五尺道开修了一条连接内江至昆明的铁路,筑起了桥墩、打通了隧道,令人遗憾的是,60年代初,中国与苏联的关系闹僵,苏联撤走了专家和资金,内昆线被迫下马,昭通群山没有等来火车,山间河谷,只剩下孤寂的桥墩、空洞的隧道,五尺道上的昭通还是免不了人背马驮,最快的交通方式也就是选择坐汽车了。

            但要从山里到达远方,出门还是要选择坐火车。我第一次坐火车是因为我要去昆明上大学。从威信到昆明,如果坐汽车,一站一站坐过去,前后加起来,怕要十天左右,而如果选择从水城坐火车呢,也就三四天就到了。1983年8月底,那些大哥哥大姐姐带着瘦小的我,从威信坐汽车到镇雄,再从镇雄坐一天的汽车到水城,赶上从北京或上海开往昆明的列车。

            第一次坐火车的经历有点囧。我从水城上的火车,准确点说不是上的,而是被人群挤上去的。那时,中途购买的火车票没有座位,只是站票,每张票的有效期限是三天,三天之内,你均可选乘同一次列车。那时的火车是绿皮的,设备陈旧,但这不妨碍火车的拥挤。或许是春城的魅力,从上海或北京开往昆明的火车总是人满为患,每一站,要下来不容易,要上去更不容易。你既便购了票,但如果没本事上火车,买了票也等于零。你只有挤上去,才算是上了火车。当时的火车没有卧铺,只有硬座。每节车厢就是一个罐头瓶,里面不是坐满了人,而是站满了人,因为人太多,大家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到了晚上,人实在困得顶不住了,就有不少乘客钻到座位底下,数着轰隆隆的节奏,枕着吭哧吭哧的铁轨声前进,另一方面,鼻子还要坚决抵御着那股用语言无法形容的怪味。我第一次就是这样,半夜里钻到座位底下,一直睡到了昆明。这算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坐“卧铺”。

            无独有偶,今天的火车上也遇到知音,那个带着黑边眼镜看起来读过书的老同志,他们1966年到全国串连,也是拿着一张旧报纸垫在火车的座位底下,睡着周游全国的。

            读大学的那几年,一到假期就想着回家。因为经历了从水城到昆明的艰辛,我们选择了一条更远的路回家,那就是从昆明一路向西,沿着成昆线,经西昌、乐山到成都,然后从成都转车经内江、自贡、宜宾到珙县。因为珙县距老家威信也就是一天的路程。选择这条线路还有一个原因,因为成昆线经过的多是贫困地区,人烟稀少,旅客也要少些,不至于去享受那种人必须到座位底下睡“卧铺”的待遇。

            假期一到,在学校里买了张半价火车票,踏上西去的列车,漫长的旅程又开始了。沿途所见,让人唏嘘不已。虽然不至于从车门拥挤而入,但还是有不少旅客走捷径,上下东西,多借助打开的车窗,有的时候,干脆就有旅客从窗口跳下去,或者从窗外扒上来,就像当年的铁道游击队一样。

            从那以后,虽然再没有睡过“卧铺”,但这条线却用时很长,从昆明到成都要用去40多个小时,从成都到珙县也要从早上走到晚上。而且,那时电气化还不普及,从成都到珙县,绿皮火车的机车还是烧煤的,火车一前进,煤烟和煤灰就从窗外飘进来,让人够呛。不过,这种情形也是可以忍受的,总比坐着汽车在山路上折腾个十天半月好。

            坐了几次火车,才发现火车是个大世界。火车上坐的旅客有学生,有干部,有农民,也有小偷或老板。火车还是个流动的市场。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意可做,有不少铁路沿线的村姑少男,把煮熟的鸡蛋、家乡的水果、花生弄到火车上卖,赚点零花钱。最灵光的是卖方便面,因火车上很少供应开水,这些游商小贩乘列车员不注意,就把方便面连同热水瓶带上去,泡面方便快捷,方便面也就更好卖。当然,这些小贩走的不是正常渠道,通常是逃票上来的,他们从站台上混上去,东走西归,南来北往,一路卖过去,又一路卖回来,没有买火车票,却赚了些零花钱,回去能够供养弟妹上学,或者给父母看病,或补贴家用。虽然乘警有时也会干预,但看到这些可怜的孩子,有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像《鸡毛飞上天》里的那个陈江河,像《哦,香雪》小说里写的那些村姑,这些弱势群体总会得到些同情,也让我们看到商品经济在火车上的萌动。

            今天,昭通有好几趟列车经过,但那些年没有。昭通通铁路是1998年的事。1995年11月,朱镕基总理到昭通视察,到了昭阳区北部的宁边村,见到那里的老百姓早上吃的是洋芋,中午吃的是洋芋,晚上吃的还是洋芋,总理坐不住了,眼里噙满了泪花。回去后,在总理的关心下,国家下决心恢复重建内昆铁路,1996年开工,经过三年的建设,1998年8月终于开通,结束了昭通没有铁路的历史,那年,乌蒙大地一片欢歌。

            而今,又是二十年过去了,位于乌蒙山深处的昭通交通飞速发展,有了上十条航线,有了水运,县县修通了二级公路,昆明至水富还有了高速公路,人们出门有了更多的选择。铁路似乎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但人们忘不了铁路。铁路对昭通的经济社会发展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在二级路和高速路未通之前,内昆线上也是十分繁忙的。老百姓出行,公务人员出差,大多选择坐火车,虽然仍然是绿皮火车,从水富到昭通,也要三四个小时,但每天都有几列列车经过,大家觉得还是方便的,更重要的是,山里的农产品、坝子里的苹果、江边的花椒,都源源不断地借助铁路运销到省内外,给老百姓带来的一定的收入。内昆铁路成为一条扶贫路,在这些日子里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时针再次拨回2018年夏天,昭通最后一列绿皮火车正式寿终正寝,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似乎也预示着昭通这列火车跑得越来越快。40年的时间,作为一个昭通人,感觉是很微妙的。这些年,在国家的关心下,不仅多条高速公路陆续开建,铁路建设也迎来新的飞跃,据悉,明年春天,成贵(成都至贵阳)高铁将正式通车,这条铁路刚好经过威信县和镇雄县,北上成都,南下贵阳,都只需一个小时就能抵达,天堑变坦途。空间没变,时间却大大缩短。昭通从过去没有铁路到拥有铁路,从拥有铁路到进入高铁时代,祖国的强大给我们百姓的生活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人民的日子越过越好了。

            从成都坐上K853次列车一路南行,与来自云南的老乡有一搭没有一搭地聊着。成都出来,经资阳、内江,然后折向南,经自贡、宜宾,才走入云南的境内,由于走了弓背路,成都至昆明也要20多个小时,路上,列车的时速也就是六七十公里,经常走走停停,但比起35年前,我们的感觉无疑是好了许多。

            当下,作为昭通来说,还处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因为贫穷,每年都还有百万民工坐着火车出去打工,过年,又坐着火车回来。铁路承载了这个群体一年的希望,也盛满了千家万户的期盼。据了解,我国的铁路建设正在提速,成都到昆明的高铁也提上了议事日程,再过些年,昭通城也将有高铁经过,假以时日,乌蒙山上的昭通也会架上腾飞的翅膀,在云贵高原上空飞翔。

            关于铁路的回忆,或许也会告一个段落。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