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娱乐

    1. <form id='qn9v8'></form>
        <bdo id='qn9v8'><sup id='qn9v8'><div id='qn9v8'><bdo id='qn9v8'></bdo></div></sup></bdo>

            风景这边独好

            时间: 2019-01-19    阅读: 2 次    来源:
            作者:Peter

             曾令云
            又是一年小阳春……

            昭通坝子阳光灿烂,春风和煦,奇特的大自然,犹如慈母柔软的双手,抚摸着婴儿的小脸,让每个人感到特别清馨,温暖。

            那天,我受40年前初中学生杨继禹的邀请,结伴去了他坚持开发了22年,坐落在洒渔居乐村黄家院子的林场。当年,我和老伴中师毕业,我被分配到炎山公社桐子林单小,她却分在苏甲完小。去学校报到时,恰好可以同路,过了居乐坝子,到了渔洞,顺居乐河而上,走不到20华里,便到了黄家院子,当时属于居乐大队管辖。过了新甸子,再翻越连绵不断的几座小山峦,就到苏甲了,而我则需顺学校背后的山路,一直下坡,到了龙树河,在那里涉水过去,再走三五华里小路,就到了鲁甸新街。于是,花半斤粮票,五角钱,在供销社开设的小饭馆,狼吞虎咽地吃了饭,顺转山包的方向,一直爬山,走到大山包羊窝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在那里,有我儿时当知青的伙伴,或初中的同学,尽管他们的日子十分窘迫,但是,海垡子母灰焐出来的又香又糯实的烧洋芋,却让我吃个够。晚上,和他们挤在燕麦草铺就的床上,谈理想、抱负,吟唐诗宋词、背古文,几乎彻夜不眠,直到鸡叫头遍了,才昏昏然睡去……

            第二天清晨,他们用荞面煮了稠稠的稀饭让我吃了,才依依不舍地离去。我所在的桐子林单小,就在金沙江边,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躺在床上,能清晰地听到江水拍打峭岩的声响。那里盛产橘子、甘蔗。有一年冬天,正是橘子成熟的时候,大山包的12个知青到了我执教的学校,一顿饭就将我需维持20天的粮食吃了,又到果园买橘子吃,我一月仅29.5元的工资全部消费了。要不是在水屯当知青的发小谢守铭给我及时送来粮食、蔬菜,我真是无计可施了。吃人三餐,还人一席,是昭通的古规常道,我岂能违背,岂能给人留下话柄,让自己今后难以做人。

            我在炎山工作了近三年时间,路过居乐村的黄家院子至少也有十多次。村子里有一所学校,执教的老师是夫妇俩。因为同道,走到那里,都得歇歇脚。热情、善良的夫妻俩尽管无力招待饭食,但却能坐在办公室里舒舒服服喝杯茶水,间或还能吃几个他夫妇在校园里一块不大空地里收获的洋芋。所以,我便对黄家院子沉淀了一种特殊的感情……

            以后,我和老伴都先后离开了炎山和苏甲,回到了城里。九十年代初,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温暖春风,几上几下的渔洞水库,经中央相关部门的批准,再次上马兴建,昭鲁坝子旧貌换新颜。近邻居乐河的黄家院子处于淹没区,需异地搬迁,学校也随之迁建,那对夫妇去了洒渔中心完小,黄家院子却成了我无法忘怀的心灵驿站……

            那天,原昭通县二中已毕业近40年的学生尹建国受同班学友杨继禹相托,陪伴我去了魂牵梦萦的黄家院子。他告诉我说:老师,当年和我同班的杨继禹,初中毕业就没有继续升学,小小年纪就跟随父母创业了。经他提醒,我就想起来了:杨继禹的老家在永善大兴,他的父辈不仅和爱国将领曾泽生同村,且有亲缘关系。故杨继禹的父亲便跟随曾泽生到昆明投靠了滇军,并参加过台儿庄战役,出生入死,多次立有战功。到解放战争时,他父亲已是60军的中校军需官。以后他父亲又随曾泽生将军在长春起义,弃暗投明,成了光荣的人民解放军。几年后,他父亲退伍回到昭通,在崇义街买了一处住宅,从此便定居下来。但是,因为他父亲特殊的历史和特殊的身份,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岁月里,一家老小特别谨小慎微,夹着尾巴做人,特别不敢得罪崇义街的居民委员,日子过得特艰辛。


            改革开放的两年后,在昭通摆摊设点,自主经营不再是资本主义的尾巴,紧邻电影院的崇义街,不知是哪家成了第一个带头吃螃蟹的能人,在自己的家门口摆起了专卖特色小吃的摊位,卖起了烧腊和油糕、饵块。见没有居民委员会和相关部门的人员前来干涉,于是摆摊设点接踵而来,很快就充塞了半条街。特色小吃的门类更是琳琅满目,让人垂涎欲滴。到了晚上,几乎家家都把电灯接到大街上的摊点上来,从挑水巷到电影院附近的那段足有百米的崇义街,转瞬之间,灯火辉煌,如同白昼。行人、食客摩肩擦背,谈笑风生,走到那里,便心旌摇动,勾起缕缕儿时的记忆和喜悦,于是无法控制凭空生出的乡愁。这时,就什么都不顾了,竟三五成群坐到小吃摊上,选自己想吃的食品,一饱口福,一尽兴致,有的还痛饮着啤酒,不亦乐乎……私营主导的夜市一旦兴起,便潮起潮涌,不可阻挡,很快就形成燎原之势,“馋嘴街”的谑谐称谓便应运而生,很快风靡昭通城,它表明了昭通人的幽默、风趣和智慧,更体现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就在这大潮涌动,私营经济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不可逆转的时候。老谋深算、生计窘迫的杨继禹一家,在其父的策划和主导下,将自己在“馋嘴街”的住宅稍加打理后,一家人齐上阵,出了卖特色小吃外,还经营老百姓急需的生活用品,诸如各种规格的纽扣,一次性打火机,尼龙袜,塑料花,如此等等,应有尽有。它同时表明了素质较高的浙江义乌人,凭自己特有的高素质,大力发展家庭小作坊,生产老百姓急需的生活小商品,其势如暴风骤雨,很快畅销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正因为如此,杨继禹一家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两三年时间,便完成了最先的资本积累。

            这时,杨继禹结婚了,爱人也是永善大兴提得起来,放得下去,却不善言语,只知道迷着脑壳做事,贤淑漂亮的农村姑娘,芳名蒋维敏。从此以后,父母便竟颐养天年,把生意交给儿子和儿媳妇打理,直到与世长逝……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也在不断地发生改变。杨继禹夫妇经营的小商品,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渐渐地远离了人们的视线,直到退出了市场。而“馋嘴街”的特色小吃,不断推陈出新,并向可口、美味、质优发展。昭通传统小吃面临严峻的挑战。尽管如此,油糕、饵块、凉粉、炸洋芋和各种烧腊,只要能按质按量,保持昭通人记忆中的品质和风味,还是受到人们的青睐、热捧。其根本原因,是昭通人的乡愁,有一种割不断,理还乱的特殊感情,似乎就是天生的。于是,杨继禹夫妇,就在自己的小食店除卖锅锅饭外,主打小吃就是美味的炸洋芋。

            渔洞水库竣工并开始蓄水3.6亿方后,成了滇字第一号水利工程,它更是成了昭鲁坝子近百万人民群众的生命之源。正因为如此,它决定着昭通中心城市的发展和走向,举足轻重,命运攸关。所以,首要的大事就是绿化退耕还林的荒地,尽快恢复生态,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就在这时,一个偶然的机会,杨继禹得知黄家院子村社,移民退耕还林的1000多亩荒地,可以优惠出租给有志恢复生态环境的有心人,用于植树造林,时间是70年,林木的收益归承包人。杨继禹仅是初中修业生,虽文化不高,但智商过人,他却看到了这个植树造林工程困难重重,险象丛生的背后,潜藏着利国利民的商机,且后发制人。以后,他经过多次踏勘,考察,走访,决定放弃每年可以尽赚二十万左右的小食店生意,拿出现有的积蓄,承包黄家院子退耕还林的一千多亩荒地种树,恢复生态,为保护昭鲁坝子的生命之源,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以修阴功积德。

            在当时,妻子蒋维敏不支持他,也不反对他,却说道:你一个人想去,我不阻挡你,但我不随你去,两个儿子还在读书,我得在家里,除了照顾两个儿子,还得操持我的小食店。一家人都去了,如果有个闪失,把原来的积蓄都打了水漂,我们老小吃什么?杨继禹摸摸脑壳,笑道:怕不至于嘛……妻子不等他说完,抢过话来,却说道:我知道你的脾气,只要决定的事情,就得硬着头皮去做,十个牯牛都拉不回来。再说,我继续做点小生意,你有困难了,还能大帮小补。杨继禹觉得妻子言之有理,便欣然前往黄家院子,在洒渔相关领导的主持和公证部门的参与下,和洒渔居乐村签订了承包合同。其核心内容为:承包金额9万元,一次交清;时间从1996年5月到2066年5月,承包70年;只准在退耕还林和被砍伐的1320亩荒地、荒山上植树造林,不能挪为他用;不准砍伐已经成林的树木,违反了,除照价赔偿外,还得视情节给予罚款,甚至承担法律责任。如此等等,一句话就是绿化好退耕还林的荒山,保护好原有的生态,让生命之源安然无恙,造福于子孙后代。


            签订了合同的杨继禹没有了退路,只得勇往直前,下决心干出点自己该做的事情。于是,他便带上随身的行头,只身来到黄家院子,在村长的引领并建议下,来到退耕还林的荒山腹地,距渔洞水库不到500米的小山包处安营扎寨。最初的创业,每走一步,都是极为艰辛的。凭着父亲敢于跟随曾泽生投笔从戎、血战台儿庄的遗传基因和超人的胆识,坚忍不拔的创业精神,最先他只能蜗居于移民废弃不用的茅草房里。那天,他临时请来几个雇工稍加打理了茅草房,在角落铺了稻草,放下行李,权且当作自己的卧榻。同时抱来几个石头,往门背后一放,搭成了简陋的火塘,抱来房前屋后移民没有拿走的木柴,先煮了几个洋芋吃饱肚子。从此,杨继禹走上让人无法理解,也让不少人诅咒的坎坷之路。到我在黄家院子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呆就是22年。这样的结果,使他的人生充满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其色彩纷呈,瑰丽多姿,让我颇为感概,颇为赞叹,颇为骄傲和羡慕……

            那年春节,他回到城里,改革开放近12年的昭通中心城市,如沐春风,又遇春雨,真是一天一个样,更为可喜的是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观念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也在不经意中发生了离奇的变化,它体现在时髦的穿着、打扮,对新鲜事物的追求和休闲小吃的喜爱方面。所以,不少富有营养而又体现高雅的小吃便悄然出现在“馋嘴街”的夜市上,最受欢迎的就是那些既解馋又能补脑,延年益寿的坚果它不仅风靡起来,同时还能体现身份。其中,进口于澳大利亚的榛子特别受欢迎,其价格是松子、核桃的好几倍。其实,昭阳的顺山、永丰、靖安和苏甲都有野生的榛子树,顺山的尤好。当年,我还在中师读书的时候,就在顺山摘过,至今仍记忆犹新,只是颗粒和澳洲进口的相比,不可同日而言。在现今的市场上,进口的榛子能卖五六十元一斤,本地野生的就小巫见大巫了。聪明的杨继禹不等别的人提醒他,自己就开窍了,他决定在成片的荒地、荒坡上栽植澳大利亚的榛子树,既绿化了荒山,恢复了生态,靠山吃山,又能产生理想的经济效益。于是,他便兴冲冲地找到了黄家院子的村干部,说了自己的想法,打算引澳大利亚的榛子籽种,先育苗,后移栽。村干部一听拍手称快,说道:只要你按合同在退耕还林的荒地和秃顶的荒山上搞种植,对树种的选择,由你决定,其实在黄家院子的山坡上,也长着绿油油的榛子树。说到这里,村干部还告诉他说:杨老板,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先拿出点钱来,把进入黄家院子的路修好,直到你承包的山脚上,否则,你再好的计划都会落空,你九万元的承包费不仅打了水漂,而且将一事无成。你只要下了决心修路,村民也受益了,修路所占用的土地,村上帮助解决,这样的结果,是一举两得的大好事情,没有进山的乡村公路,你要绿化一千多亩的荒山,也是一句空话。

            晚上,躺在床上的杨继禹辗转反侧,就是无法入睡,思绪万千,他想:从他承包的山地,到接通黄家院子连接洒渔的乡村公路,少说也有七八公里。原有的土路,虽只能通行牛车和微型拖拉机,但坑坑洼洼,若是雨天,连人行走都很困难。所以,需要拓宽,垫石,铺沙,硬化,若是这样,得花一大笔钱。他想:自己没有任何退路,只能破釜沉舟了,否则,将一事无成。第二天,杨继禹早早地起床了,煮了一大碗面条,饱饱的吃了,拔腿就往城里走去。回到家时,已是中午时分,一进门便对妻子说道:维敏,我们存折上还有多少钱?妻子答道:还有三十多万,除了需要周转的五六万元钱是活期,其他的都存成三年死期……不等妻子把话说完,他抢过来,便急切地说道:你现在就去银行,给我取二十万元来,我等着急用!蒋维敏不解,说道:你疯啦,这是我们俩十多年的血汗钱,存在银行里,除了翻新老房子外,余下的留给两个儿子读书……杨继禹心急火燎,几分粗暴地说道:我得修进山的乡村公路,还得购买榛子树苗,否则,我就违反了和黄家院子签订的合同,是要受罚的。蒋维敏不答应,眼泪不禁夺眶而出了,杨继禹不理她,却说道:你不去,把存折拿来,我自己去银行……善解人意的蒋维敏知道丈夫的牛脾气,一旦他认定的事,不撞南墙,不赔个精光,他是不会回头的。她没有说什么,含着眼泪进了房间。片刻便拿出了一张存单,并说道:这二十万是上个月才存的,定的三年期,你硬是要用钱,你陪我到西街的银行去取……


            杨继禹把二十万人民币装在一个脏兮兮的布口袋里,在西门三孔桥处挤上了前往洒渔的公交车。这时的他,俨然就是一个地道的农民,被太阳炙烤过的脸庞,呈古铜色,显得有些粗糙,很久没有洗理过的头发,像一蓬荒草,破旧的衣服上,还沾着星星点点的泥土。就连训练有素的盗贼,都不敢相信他的烂布包里提着二十万现金。他在洒渔街头下了车,就顺着前往苏甲瓜寨的牛车路匆匆地向黄家院子疾步走去。到了自己暂时居住的茅草屋时,已是夕阳西下的傍晚……
            从那天开始,倔强的杨继禹更没有任何退路了,只能决于死战,否则,他的结局只能是血本无归。就这样,他在黄家院子承包的1300多亩的荒地,荒坡上植树造林、恢复生态,只身一人以超人的毅力,艰苦奋斗的精神,砥砺拼搏了整整21年。2017年,妻子蒋维敏停下经营了20多年的锅锅饭和炸洋芋的生意,来到了黄家院子和丈夫同甘共苦,比翼双飞。
            那天杨继禹从家里拿走二十万元时,提醒和促进妻子下了最后的决心,其实她手里还有三十多万存款。这些钱都是她和丈夫起早贪黑,在“馋嘴街”经营小食店,用血汗苦来的。之前,他想拆除自己的老宅,风风光光、漂漂亮亮地修一幢至少是五层的楼房。但想到自己的生意正是红火的时候,她还想苦更多的钱,所以没有下最后的决心。现在,她怕丈夫把钱像流水一样花在自己的植树造林上,修房盖屋就会成为泡影。决心下定,她于是把白天的生意停了,一门心思就跑当时昭通小市的有关部门,提出申请,拆除自己的危房重建。那时“馋嘴街”的居民住宅确实矮小破旧,市政府急需改造,故拆除重建的各种手续较为容易办理,甚至政府还鼓励有条件,有实力的人家修建高楼大厦。面对这么大的事情,蒋维敏不愿自己做主,叫儿子专门去了一趟黄家院子,把忙得不可开交的杨继禹叫回城里。商量的结果,杨继禹颇为赞赏妻子的想法和胆识,只是说道:隔壁杨家寿家的房子修的是六层,我们家的也修成六层。自己购买建材,请个包工不包料的建筑老板。这样既能保障新建房子的质量,又能省钱。妻子一听,正中下怀,笑眯眯的答应了。临别时,杨继禹又对妻子说道:维敏,我定购好的第一批树苗已经启运,我得组织人力栽种。新修的乡村公路,正在砌路基,铺沙石,忙得不可开交。真是到了瞎子打婆娘,松不得手的时候,修房盖屋的事就交给你了。蒋维敏便说:只有各忙各的,修房盖屋的事情你放心,包你满意。
            杨继禹回到黄家院子,修路、移栽树苗的事情就无法停下来。那时,农村青壮年外出打工的热潮还没有在昭通形成,加之黄家院子属于山区,故闲散劳动力很多,并且十分廉价,男劳力每天20元,女劳力15元。一月苦下来,相当于他们往昔全年的收入还多。杨继禹就在村子里请了四五十个男女劳动力,男的修路,女的栽树,每个人的积极性特高,除了相当的收入外,路修好了,生态恢复了,受益的还是黄家院子的乡亲。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现在杨继禹林场干活的农民工,男的每天100元,女的50元,主要工作就是修枝,打叶,除厩粪,给正在成长的榛子树施肥等等活计。

            22年过去了,杨继禹就像一头套上笼头的老黄牛,不忘初心,勤奋耕耘,无法停下前进的步伐。他不仅修了黄家院子连接洒渔、苏甲以及进入林场,宽4.5米,全部硬化的乡村公路13公里左右。加上植树造林22年,他的投入超过了400万元,并且是只出不进,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收益。他的后盾和资金来源,全是妻子蒋维敏在“馋嘴街”卖锅饭和炸洋芋等等特色小吃,用超人的辛勤和厨艺苦来的血汗钱。
            当年杨继禹家的老房子拆掉了,蒋维敏在建房工地旁边的空地上,临时搭建了一个能遮风挡雨的简陋木板房,照样做他的生意,同时照料新房的施工。她挑水带洗菜,就是跌在地上了,也得抓把泥巴起来。家有贤妻,是丈夫前世修来的阴功。杨继禹能在黄家院子初见成效,事业有成,全仗妻子的勤劳、有本事。蒋维敏不愧是理财的行家里手。所以,简陋的木板房,络绎不绝的食客从不嫌弃,生意仍是那么火爆。每年除去所有的开支外,能净赚十多万。过了2010年以后,纯利润竟然超过二十万。妻子的特色小食店,成了杨继禹的源头活水和提款机。他投资在林场的四百多万,就是妻子挣来的。现在先后植下的四万棵榛子树及进林场公路两旁的巡道樱花树,正在黄家院子湿润、肥沃的土地上茁壮成长,足有手臂粗细。景观树早已开花,榛子树也即将成熟挂果,杨继禹的林场丰收在望。

            那天午饭后,我和几个文友和昔日的学生,驱车穿过繁华、热闹的洒渔集镇,上了前往苏甲乡的柏油路,行不到三五公里,便扑进望不到边,绵延起伏,苍苍茫茫的葱茏之中,因乘车带来的困倦顿时而消,倍觉心旷神怡……八十年代初,我在现今的昭阳区工作时,对这些地方太熟悉了。从洒渔集镇到苏甲瓜寨的这段路上,因毁林开荒,除了稀稀疏疏的包谷等农作物外,几乎看不到成片且茂密的山林,给人的感觉就是荒芜、凄凉……三十多年过去了,旧貌换新颜,莺歌燕舞,还有流水潺潺。相当一段时间里,我乘坐的车始终在葱绿的锦屏中穿行,那种惬意,那种恬静,让人飘然如仙……
            透过车窗,我似乎能见苏甲瓜寨新农村时,车往左拐,又扑进一片碧绿的山坳,绕过起伏平缓的山峦,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片开阔的谷地。中间有一条清澈见底,深深流淌的小河。对面是大片的稻田,收获后又点种了蚕豆的田里绽出了新绿。乡村公路的一侧,除收获了包谷,豆子的土地外,紧靠山脚,绿荫掩映着的是农户一幢接着一幢,竣工不久的楼房,错落有序,如诗如画。开阔处有一栋鹤立鸡群的建筑,近前,我才看清是黄家院子的文化站,也许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故没有开放。前行不到一箭之地,有一座别致的木石结构的桥,石条砌成的桥洞,桥面是木结构的座椅,一颗硕大的柳树,仍青枝绿叶,遮天蔽日,绿荫几乎覆盖了整个桥面。坐椅的一边,全是摆家常,做针线的老大妈,另一边则是抽着旱烟,也有打着瞌睡的老大爷,年纪和我差不多。年轻人外出打工了,孙儿也上学去了。这些老人便十分闲适,舒心,却未免有些孤独……
            车过了桥,爬上一个缓坡,转弯后又扑进一片被苍松覆盖的山峦,行不到两华里,小山包上有一栋高大的楼房,这便是杨继禹林场的标志性建筑。它的下面,两小排房舍之间,是被绿荫包围的菜园……杨继禹夫妇正忙着杀鸡和烧洗烟熏的腊肉。他见到我,忙着招呼一帮人在树荫下入座,同时沏来茶水。忙过之后,这才走到我面前,羞涩地说道:老师,我不争气,初三就辍学了,回家跟着父母在自家门口卖小吃,哪天就想请老师来这里坐坐,就是不好意思……不等他说完,我接过话来,却说道:我俩殊途同归,但你比我有远见,有魄力,有本事。20多年不见,你就通过自己的努力拼搏,把移民退耕还林的荒地和被乱砍乱伐的荒坡,变成了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金山银山,同时还保护了昭通人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生命之源。你才是我学习的榜样,我们都得感谢你啊!他仍是那样腼腆地说道:老师过奖了,真是不好意思……我呷一口茶水,说道:别忙了,我今天来就是想和你拉拉家常,增长一些见识。
            杨继禹告诉我说,四万棵榛子树已栽下十多年,今年有些树也开花挂果,我怕伤了正在生长的树,就把花蕾都摘掉了。我想让它再长两三年,等树成熟了,壮实了,才让它挂果,以后的肥料跟得上,就能年年丰收。他还说:现在昭通市场上的进口榛子卖到60元一斤,有朋友劝我,不要放掉任何能赚钱的机会,过了此山无鸟叫。但我相信,心急吃不得热稀饭,欲速则不达,我承包的期限是70年,还有40多年,我不相信,今后赚不到该得的钱。他言之有理,我很支持他,后发制人才是高手。

            在我入座的对面不远处,有一座不太高的山峦,因为长期受雨水汇成的洪水冲刷,中间形成一个明显的沟壑,两边的峰峦上长着不太稠密的大树,不少的树落叶了,便显得十分空旷,却分布着几十箱蜂巢,我便问他:山上面这些蜜蜂是你喂养的?他回答道:老师,是的,并产蜂蜜了,有些我已经承包出去了……通过他的介绍,我知道了,前几年澳大利亚在中国搞了援华的槐树工程,主要对象是较为贫困的山区。黄家院子有幸入列,故在前些年种植了不少的槐树,最近两年,槐树长大了,并且开花结果了。而蜜蜂用槐花酿制的蜂蜜,堪称蜂蜜中的上品,在昭通市场上可卖到150至180元1斤。而丰产后,一箱蜂巢,每年可产优质蜂蜜十斤左右。他承包的方法也很别致,所有承包人,先交纳一万元的押金,时限为三年,每箱蜂巢每年产蜂蜜,不管数量多少,全归承包人。三年期满继续承包者,再延长三年,不愿意者,如数赔还押金。其实,这样的方法,承包人所收到的蜂蜜,就是1万元押金的利息,每年可达4000至5000元。杨继禹夫妇这样做,既有了在林场的周转资金,又做了人情,真是一举两得。但遗憾的是,他俩如诗如画的林场,再漂亮却藏于深闺无人知,平时去的人都是他们夫妇的亲朋好友。我便对杨继禹说:你现在可向外宣传,吸引游客,扩大影响,还可增加收入。你小山包上的那幢房子,稍加装修,就能接待不少休闲、疗养的客人,这里简直就是一处犹如仙境的大氧吧,更是写作者潜心创作的胜地。杨继禹笑了,说道:老师,这事我曾想过,但条件还不成熟。我绿化的荒地、荒坡虽然成了气候,但是除了有几颗樱桃,黄梨,桃子挂果外,四万颗榛子还没有完全成熟,得等一两年。这么远的路,人家游客来一趟不容易,要让他们感到值得,我还得下点功夫,发展苏甲、洒渔特有的土鸡,黑毛猪。凭我夫妇的本事,腌制火腿和烟熏腊肉,让客人来了,既饱眼福,又饱口福,家有梧桐树,我相信一定引得来金凤凰。我听了频频点头,他真不愧是“馋嘴街”靠卖特色小吃发家的致富能人。
            这时他妻子抬来一大盘刚刚从地里挖来去皮切成块状的白萝卜。我们都不喝茶了,俗话说冬吃萝卜,夏吃姜,于是便争着吃萝卜。原生态的萝卜,真是不同凡响,既嫩又甜,让我们赞不绝口。杨继禹告诉我:老师,在我的林场里看不到一粒化肥,就是榛子树施的都是农家肥。我们夫妇二人在“馋嘴街”之所以生意火爆,一年能赚十多二十万,凭的就是诚信,讲究的就是货真价实……我频频点头,赞同有加,却说道:继禹,我们今天来,除了看看你的金山银山,更为重要的还得看看渔洞水库在黄家院子这里的美景。杨继禹便说道:老师顺着这条路走过去,不到两里,就到水库边了,走在路上,只要抬头往山上看去,森林茂密,绿油油的地方就是我的榛子林。

            爬上一个缓坡,渔洞水库的湖光山色便奔来眼底,让人心旷神怡,精神为之一振。在我的记忆里,黄家院子的对面便是布初。它也是沟壑纵横,连绵不断,婉延起伏的山峦。在我分到炎山时,若不去苏甲爱人那里,从布初再走十多华里,就到了鲁甸的塘房。从这里穿过一片稻田,便开始爬坡,直到大山包。当时的布初,植被极好,在我经过的山路旁,高大挺拔的松树随处可见,大多的直径都在三五十厘米,特别粗壮的,需要两人合抱。八十年代初,我因工作去过塘房,路过布初时,便满目凄凉,毁林开荒,加之乱砍乱伐,昔日的大树看不到了,能见到的只有人高的松树,在寒风中颤抖,让人惨不忍睹,感叹唏嘘。我梦寐以求的就是哪一天能青山常在,绿水长流……随着改革开放,土地承包到户,布初恢复了原来的模样。那里土地松软潮湿,只要不被人为的砍伐、践踏,十年时间就能郁郁葱葱。渔洞水库建成后,布初和黄家院子临居乐河大片山峦都浸泡在水库里,低矮的只露出山头,大部分却淹到腰际,少数的则挺拔于碧波之中,整个水库尾部,便人为地成为了景色秀美,风景旖旎的百岛湖。原来的沟壑被湮没了,在碧绿的山峦之间,镶嵌出一块又一块晶莹剔透,绿得让人心颤的翡翠,使得这片区域成了渔洞水库最美、最妙、最让人心旌摇动,流连忘返,神魂颠倒的地方……
            那天,我独自站在库边的一块岩石之上,极目远眺,倍觉这样的湖光山色,正是我神往的蓬莱仙岛,露出水面最高的那座青碧的山峦,便是南海观音居住的地方……之前,我曾多次陪专家、学者和昔日的顶头上司来渔洞水库,并乘专用的小艇驰来黄家院子和布初形成的水域,也在山水之间穿行,击起朵朵浪花,但从来没有亲临仙山琼阁的感觉……今天,眺望着冬日阳光映照下的仙境,我澄怀滤心,全无半点杂念,似乎飘飘然入仙了。此时微风吹过,碧水漾起涟漪的同时,缕缕清香扑鼻而来,沁人肺腑,情不自禁的转过头去,在我站立的那块岩石背后树丛中,间植的腊梅吐蕊绽放了,转瞬之间,心都醉了……趁文友专心致志拍摄照片时,我顺小径走上公路,恰遇杨继禹站在那里。他走到我的面前,指着面前葱葱郁郁,碧绿苍翠的一片森林,说道:老师,那里就是我承包的一千多亩荒地,现在生长了十多年的榛子树已经成林了。我放眼看去,感慨良多,对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定位,不仅有了感性认识,而且有了更加深刻的理性认识。所以我对他说道:杨继禹,这哪里是你人工栽植的四万颗榛子树,而是为子孙后代造福的金山银山啊!你为昭通做了一件大好事情,你比我更加有成就感,老师真心祝贺你和妻子……
            夕阳西下了,我和伙伴才依依不舍离开了鱼洞水库尾部的百岛湖,回到杨继禹夫妇居住的地方,惬意、畅快地吃了他俩为我们准备的清炖土鸡和烟熏腊肉,满口留香后,方驱车回程。到了城里,已近晚上十点,大家毫无倦意,仍兴致极高。

            一花独放景不盛,万紫千红才是春。我相信会有更多的杨继禹、蒋维敏,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改变昭通的面貌,实现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