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娱乐

  • <tr id='fv52e'><strong id='fv52e'></strong><small id='fv52e'></small><button id='fv52e'></button><li id='fv52e'><noscript id='fv52e'><big id='fv52e'></big><dt id='fv52e'></dt></noscript></li></tr><ol id='fv52e'><option id='fv52e'><table id='fv52e'><blockquote id='fv52e'><tbody id='fv52e'></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fv52e'></u><kbd id='fv52e'><kbd id='fv52e'></kbd></kbd>

    <code id='fv52e'><strong id='fv52e'></strong></code>

    <fieldset id='fv52e'></fieldset>
          <span id='fv52e'></span>

              <ins id='fv52e'></ins>
              <acronym id='fv52e'><em id='fv52e'></em><td id='fv52e'><div id='fv52e'></div></td></acronym><address id='fv52e'><big id='fv52e'><big id='fv52e'></big><legend id='fv52e'></legend></big></address>

              <i id='fv52e'><div id='fv52e'><ins id='fv52e'></ins></div></i>
              <i id='fv52e'></i>
            1. <dl id='fv52e'></dl>
              1. 约会

                时间: 2019-01-17    阅读: 1495 次    来源:
                作者: 宗杰

                 吃过晚饭,老高借口要去银行整理一份材料,便对着镜子穿起了外衣,他尽量保持很随意的状态,以免被妻子怀疑。又磨蹭了一阵,似乎有些不愿离去。可在开门的瞬间,妻子还是担心地讲了一句,像是自言自语,这么晚了,雪也越下越大,你等等。

                老高没哼声,但他的脚步却停了下来。妻子起身,从衣橱里拿出风衣,快走几步递了过来。他还感激地冲着妻子笑了笑,顺便又轻轻地点了下头,这才转身走出家门。

                在走出家门的那一刻,老高还是深深地感悟出背叛的罪恶感。二十多年的夫妻感情虽然早已经平淡下去,但互相之间的牵挂却已经深入骨髓。有几步他是硬咬着牙才迈出去的,其间还曾想过,要不就放弃了这次约会吧!

                这样的想法,在脑海中仅仅一闪而过,另一种诱惑便紧跟了过来。那是一个小巧活泼的女人身影。她光彩照人,年轻漂亮,又有着小鸟依人的性格。老高曾仔细地研究过她的迷人风采,小骨架,肉感十足,动感跳跃,性感勾魂。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抗拒来自她的诱惑,他也更不愿意回避。于是,信念便再次坚定了下来。

                老高也能够想象出来,在他的身后,妻子的目光正在注视着自己的身影,她还会扶窗眺望,一直望着他身影消失的方向。即使什么都看不到了,她也会静静地站在窗前,她就是这样的性格。老夫老妻之间,他熟悉她有些时候会胜过熟悉自己。

                街上铺了薄薄的一层雪。弹性十足的牛筋鞋底踩上去,发出“吱呀,吱呀”悦耳清脆的声响。有俏皮的雪花落下来,粘在鼻尖上,手背上,凉凉的,也痒痒的。他突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惬意。

                那个小巧的身影已经答应做他的情人,嫁给他也可以,一切都随他的意愿。她提的条件不算太高,给她贷款五十万元,一切就都OK了!

                这次约会,老高准备与她谈两个问题,一是住处,他觉得既然已经是自己的人了,住的地方一定也要有明显的优越感。然后就是生活质量,他要保证她每个月一万五到两万元的生活费用。当然了,在这些物质条件之外,就是他的来无踪去无影,暂时他还没有打算抛弃自己的老婆孩子,而她也要忍受这样的待遇。在这两点之外,他又想到与她之间的肌肤之亲,今天晚上,他也准备让她真正地成为自己的人。

                街上已很少能见能到人影。远处的楼群在各色灯光的映衬下显得绚丽而清晰。一扇扇窗帘掩映着居家的温馨和诱惑。老高的脑海里面,正在丰富地想象着,在这座城市的深处,有一处鲜为人知的角落,一扇粉红色的落地窗正在热烈地召唤着自己。他也随之兴奋起来,她的言谈举止再次出现在他眼前。

                碧螺春,是茶中的上品。茶叶鲜亮而清新,一根一根,清晰可见。尤其在水中一点点舒展开来的样子令人清爽而通泰。味淡而清,浅浅的,涩涩的,黏在舌尖上,久久不肯褪去。那股淡淡的香气始终在空气中氤氲,掺着柔柔的、黏黏的体香,令人一阵阵地眩晕。

                味道怎样呀?她问。

                不错。他随口回答。

                她微微仰着脸,一双眼睛熠熠生辉,眼里的纯真让人忽然想起正在询问问题的初中生。在灯光的切影中,她光洁的脸庞显出奶油的磁性。耳柄上浅蓝色的血管清晰可辨。唇是湿润的,泛着黏黏的红晕。她半跪在茶几对面,端着精致的紫砂壶,优雅地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整个身体的曲线,便在一起一伏中纤毫毕现。只那么一眼,半遮半掩中,他就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了。她真诚地盯着他笑,又问他碧螺春一品的味道,他就有些答非所问了。他对茶道其实一窍不通。他曾经提起的关于茶的话题是听别人聊天时说起的。他不过借题发挥而已。但她却记住了,还特意在摆满名茶的橱柜里找出他曾经提起的碧螺春一品来。

                老王将身体紧缩在风衣里,将目光收的很近,仿佛这样,她的身影就一直能跟随过来。他在风衣高高竖起的衣领里回忆,也不由地笑起来。

                她说自己是个离异的女人,至于原因,便有些不想开口讲下去。但那又能怎样?失败的婚姻丝毫未影响女人特有的身材和气质。极富弹性的丝质衣饰紧裹着少妇的成熟和野性,在装饰的富丽堂皇的房间里来回走动时,整个空气都涌动着一股雍容和华贵。

                音乐是西班牙名曲《爱的罗曼斯》,低沉而悠远,将浪漫的情愫演绎的如丝如缕。他不懂音乐,更谈不上音乐的意境和渲染。但端杯子的手仍然停在了半空,不自觉间便仿佛溶解在其中了。他身体前倾,目光深远,是一尊雕塑模样。没办法,这就是艺术!老高还在继续回忆。

                自己家也有音响,还是效果很好的组合式立体音响。刚买来的时候,妻子找来许多的音乐盒带,大都是什么天王的,一个个扯着嗓子跟谁过不去似的,尤其那个叫什么仔的,吼唱起来,三伏天都能让人浑身哆嗦起来。而妻子却总能陶醉在其中,他也只能借故溜开,即便在大街上溜达乱走,也比在家里受罪要强许多。

                后来,儿子开始去上学,分去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音响则完全成了摆设,现如今已落满了厚厚的尘灰,听说那套设备也已经过时了。

                音乐一浪一浪涌来,黏稠的似乎要流淌。碧螺春一品的体香也一点点沁入肌肤。他深陷在柔软的真皮沙发里,眼睛越发迷离。一种难言的躁热一阵阵涌来,有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感觉。续茶的间隙,她悄悄看了眼表,虽然极其隐蔽,还是被他看到了。他的脑袋瞬间也清醒了过来。

                女人和女人之间还是有差距的!他狠狠地想。

                他们是在一家公司的年终庆功宴上相识的。公司叫新世纪宜宾投资公司。他作为当地一家银行的部门负责人而被邀请。她是该公司的项目负责人。宴会开始前,她代表公司即兴演讲,风趣幽默,口若悬河,让宴会的气氛一下子达到了高潮。他被她的气质和口才深深折服。碰杯的时候,眼睛里便多了一些内容。她也心有灵犀,频频笑脸相奉。一送二挡间,终于有火花碰撞了出来。

                想起第一次去她家的情景,老高在路灯下笑了起来,很陶醉的那一种。

                后来,她还挪揄他第一次去她家时的局促。他借故捂嘴将她一下子揽在怀里。她软软地挣扎着,渐渐地,便挣扎成了一团火焰。年近不惑的老高又如何能挣脱年轻人的炙热的火焰呢?有几次,他轻飘飘的手指顺着她柔软的肩膀轻轻地往下滑,滑呀滑,一直滑到了临渊入境的地步,忽一激灵,又改变滑落的线路,艰难地落在安全部位。他不想将那晶莹剔透的心物一开始便落入到恶俗的风尘里。他要小心呵护,精心栽培,还要等到水到渠成,瓜熟蒂落。

                在这个世界上,他听多了男人与女人的交易,也为那样的交易感到悲哀和愤恨。什么是感情?感情就是彼此之间无法言说而又从头到脚、无孔不入的牵念,是黑夜前行的灯火和不畏艰难的勇气。因为感情,可以为对方无私无畏地承受一切苦难和责任。怎么可以用金钱来衡量呢?

                的士始终没有过来,一辆都没有,雪夜里的司机也恋着暖房热窝。

                老高抖抖肩头的雪花,又一次将手伸进风衣衣兜的最深处。在那里,有一页折叠齐整的小纸包。不!那不仅仅是一纸片,那纸包里还包着一把钥匙,也是他今天晚上准备送给她的礼物,还是一张通向快乐世界的通行证。触碰到它,微微触电的感觉也瞬间传遍全身,他也随即兴奋起来。

                老高仍然在焦急地巴望,可如何都没有的士的影子。

                不能再这样等待了,十几分钟的等待,已经让他成了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他迈起坚定的步伐,向前快速走去。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后,老高像一片树叶一样飞起来,又落在一处十字路口旁边的人行道上。

                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一个昼夜以后了。老高发现自己周身一片雪白。他竭力想从混沌中清楚过来,头一阵剧痛。他想抬手,发现手臂上插满了管子。妻子探过脸来,突然惊喜地叫起来,醒了!醒了!他醒了!你终于醒过来了啊!?妻子红肿的眼里立刻蓄满了泪水。

                这次车祸,老高被撞断了一条胳膊,大脑受到震荡。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其他问题都不太大,脑部震荡就不好说,要严密观察!”几个专家模样的老大夫看过后向妻子交代。妻子就那样趴着,在床头守了足足一昼夜,困的实在受不了,刚一迷糊,感觉被子动了一下。

                老高终于醒了。在漫长的一昼夜之后,终于睁开了眼睛。妻子不停地擦着眼睛,激动得像个孩子。

                妻子小心地递过水杯,轻轻吹了吹,说来喝一口吧,你一昼夜都没进过一口水了!

                死里逃生,此刻,在这偌大的世界上,守在自己身边、为自己担惊受怕的只有妻子一人,想起来,他心头不由地一颤。妻子已明显变得苍老了。她眼窝深陷,脸色憔悴,一副丢魂落魄的样子。平常,他总是以工作为借口,已经很少正眼看妻子一眼。现在有时间了,躺在病床上,安静地看着妻子为自己端屎接尿、忙东忙西,发现妻子的两鬓已有了白发,眼角的皱纹也越发清晰可见。

                听到老高受伤的消息,陆续有亲朋好友过来看望。银行的一些领导也来了,围在床边关切地询问伤势。大领导看过他的伤口后说,看看,多危险!差一点就碰到眼睛了嘛,老高你啊!怎么搞得嘛!妻子刚要搭话,他慌忙掩盖说,快,快让领导们都坐下。领导们都摆摆手说,不了、不了!我们还有事,那就不打扰了。不过,老高你可要注意休息,就在医院这里踏实地养伤,工作上的事情,都等康复了再说。

                一晃再晃,一个多月已经过去,老高已经出院并能在阳台上走动了。妻子看他没什么大碍,也去上班了,家里只有他一人了。

                坐在阳台上吸烟的间隙,老高再次想起那个令他着迷的身影。想起她,立刻又想起兜里那页折叠的很小的纸包。他急忙翻出风衣,仔细寻找。纸包还在,钥匙也在,在衣兜的一角里安静地躺着。看见这页纸,又想起因其而起的这次车祸,就觉得跟梦里一样。

                原指望将这页抵押担保证明给她的时候,顺便再发生些什么,可是……

                实在是太对不住妻子了,他心里一直隐隐的有些不安,她恐怕至今仍然深信,那晚的离去是他所说的到单位去加班了。

                无论怎样说,命总算是保住了,人在,希望就在。

                转念一想,心头的杂念也随即散去。他又按下了那个熟悉的令人心旌摇荡的电话号码。

                语音提示: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可能,她又在忙着投资的新项目啰!他习惯地,又那样想着。

                中午吃饭时,妻子在饭桌无话找话地和老高说,我们单位的王主任,就是有一次你替我去送病假条时见到的那个人。他鄙夷地说,认识他,确实认识,就那个感觉整天没睡醒似的人,他怎么了?

                给一个叫什么新世纪投资公司的小娘们抵押担保,50万,50万啊!听说人家跑路了。

                老高一口饭噎在那里,直翻白眼。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难道自己的这次车祸是天意?是上天不让自己破财?也许是妻子的忠贞保佑了自己?

                妻子急忙伸过拳头,给他捶背,嗔怪说,“你看你,急什么呀!又没人跟你抢!”

                 

                微小说

                &ldquo;喂!书呆子,别他妈的只顾看书,也和咱哥们混和混和,咱们这行是刹把上绑块大饼子,狗都能干的活。&rdquo;小王顺声望去,喊话的是那个傻大黑粗的,外号叫&ldquo;大煽&rdquo;的家伙,打小王一来这个队实习,这...[阅读全文]

                一个周末的下午,我照例回家看爹娘。乡间的小路上,远远的,我就发现走在我前面的那个人很熟,熟到我几十年前我还是懵懂少年时就对她一片痴情。如今她头发花白了,行走也失去了当年的韵致,眼睛里那充满了淡淡忧愁[阅读全文]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栏目ID=79的表不存在(操作类型=0)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