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娱乐

          <dfn id='73b7s'><optgroup id='73b7s'></optgroup></dfn><tfoot id='73b7s'><bdo id='73b7s'><div id='73b7s'></div><i id='73b7s'><dt id='73b7s'></dt></i></bdo></tfoot>

          <ul id='73b7s'></ul>

          • 最后那场秋雨

            时间: 2018-11-04    阅读: 894 次    来源:
            作者: 刘怀权

             秋雨浠浠沥沥地下着,让人烦闷极了。突然,一声凄厉的嚎叫传了过来,打破了山村的烦闷。
            像是方桂花,难道是要生了?刘胜超停筷听了听,问。
            不会吧!老婆摇了摇头。
            走,去看看,刘胜超墩下饭碗,说着出去了。老婆跟了出去。
            刘胜超夫妇来到了邻居方桂花家里。方桂花蜷缩在地上,双手抱着肚子,痛苦地喊叫着。
            桂花的丈夫焦满仓没在家。刘胜超和老婆赶紧请人把桂花送医院,又垫付医药费,桂花母子平安。
            一下救了他家两条人命,焦满仓感激得不得了,他经常对焦码民说,儿啊,要不是你大爹,就没有你和你妈了,你要一辈子记他们的恩。
            后来,焦满仓患了绝症,不治而亡。料理后事,也是刘胜超全力支持。刘胜超和老婆还帮助她耕种薅草。
            祸不单行,六年后,方桂花因病去世。刘胜超每天叫焦码民起床,教他干地里活,料理家务。
            斗转星移,焦码民渐渐长大成人,他娶妻生子后,与刘胜超家关系渐渐疏远了。
            刘胜超有块自留地,在焦码民家房后,由于常年荒芜。焦码民就在自留地上放起了柴草,成了柴草垛。刘胜超想要回自留地,两家大吵一架,从此反目成仇。
            该是焦码民发财,他家院子里,包括强占刘胜超的自留地下竟挖出煤,焦码民挖煤,赚了不少钱,后来在老屋基上盖起三层楼房。
            乡亲们好不羡慕!刘胜超的心像有万根绣花针在刺。
            这时的焦码民,不是刚死了娘的焦码民,更不是刚死了爹的焦码民,他财大气粗,在村里风光得很呢!
            后来的一件事,让刘胜超的心不疼了。
            那天晚上,焦码民的老婆儿子挖煤时被塌方的石头砸死了。
            焦码民老婆儿子的丧事办得很风光,村里大多数人都去了,刘胜超也去了。
            你疯了?别说他家才死了两个,就是全家死绝了,也不去。刘胜超要去焦码民家吃豆腐汤的话一出口,就遭到了老婆反对。
            他是我们家恩人呀!刘胜超笑眯眯回答。
            你老糊涂了吧!你才是他恩人,我们才是他家恩人!老婆反驳道。
            你听我把话说完,我是帮过他,但那是过去。他如果不霸我们地,发煤炭财,我们也挖煤,能保证出事的不是咱们家吗?这么看,他不是我们的恩人是什么?刘胜超心平气和地说。
            刘胜超说着往外抬了一下头。门外,天空飘着如帘细雨,针脚样的雨丝斜织着乌蒙蒙的天空,这是今年的最后一场秋雨,每一滴雨都透着冬的寒意。
            明天入冬了?刘胜超像问老婆,又像自语自言。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