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娱乐

<small id='bqf5s'></small><noframes id='bqf5s'>

  • <tfoot id='bqf5s'></tfoot>

      <legend id='bqf5s'><style id='bqf5s'><dir id='bqf5s'><q id='bqf5s'></q></dir></style></legend>
      <i id='bqf5s'><tr id='bqf5s'><dt id='bqf5s'><q id='bqf5s'><span id='bqf5s'><b id='bqf5s'><form id='bqf5s'><ins id='bqf5s'></ins><ul id='bqf5s'></ul><sub id='bqf5s'></sub></form><legend id='bqf5s'></legend><bdo id='bqf5s'><pre id='bqf5s'><center id='bqf5s'></center></pre></bdo></b><th id='bqf5s'></th></span></q></dt></tr></i><div id='bqf5s'><tfoot id='bqf5s'></tfoot><dl id='bqf5s'><fieldset id='bqf5s'></fieldset></dl></div>

          <bdo id='bqf5s'></bdo><ul id='bqf5s'></ul>

          1. <li id='bqf5s'><abbr id='bqf5s'></abbr></li>
          2. 红楼走出的寒门学子

            时间: 2018-10-25    阅读: 1420 次    来源:
            作者: 江文林

            始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的全椒中学红楼,经历了半个世纪的风雨洗礼,有过自己的辉煌。从红楼走出的寒门学子如今让我们刮目相看,他们中有全椒第一位考上北京大学的秦德文先生;第一位考取北京农业大学、后来担任了中国农业大学校长的江树人先生;第一位合肥工业大学毕业的化工专家、安徽省化工设计院原院长欧文波先生……当然,有第一就有第二、第三、笫四……

             

             

            (秦德文【左】与江树人)

             

            一身正气秦德文

             

            1959年9月的一个周一早操时间,在全椒中学读初中的我,与全校同学一起,被召集到操场开会。校长在会上宣布,让每一位同学回到教室后写一段抄好在黑板上的短文,而且要写上自己的姓名。开始我们一头雾水,后来才知道这是县公安局用笔迹在侦破一个写“反动信件”的刑事案件。没过多长时间,公安部门很快破案,锁定了我校高中年级一位名叫秦德文的同学。

             

            原来,不谙世事的秦德文同学家住全椒县农村,他亲眼目睹了当时全椒农村严重饥荒的困难局面。出于年轻人的正义感,也是出于对党中央的信任,他给中共中央写了一封信,反映农村缺粮和有些地方干部像新中国成立前的保、甲长一样欺压农民等问题。这封信是用学生练习本纸写了三页,以匿名方式从全椒县邮局寄出。估计这封信未出全椒就被扣押并转交县公安局立案。公安部门很快破案,秦德文被定性为“反动学生”。

             

            怎么一个刚刚步入高中学习阶段不久,年仅十几岁的中学生突然间成了“反动学生”,且“罪行”是全面攻击社会主义? 我难以理解。没过多长时间,学校宣布了对秦德文的处分决定,由于他年龄不够18岁,免去了牢狱之苦,被开除学籍,回乡监督劳动。批判会后,学校派人将秦德文押送回家。当时正值农村最艰难的时期,德文回乡后,农村已开始大量死人,德文在政治高压下参加生产队分配的一些苦活脏活,饿得把枕头里的砻糠都炒吃了,浑身浮肿,走路都得拄着拐杖,只差没被饿死。

             

            一年后,政治形势有了新变化。地方政府认为对秦德文的处理过重,德文被恢复学籍,重新回到全椒中学的课堂。虽然身心受到很大摧残,并耽误一年时间,但与那些因冤案无辜死去的或饿死的人相比,德文还算是幸运者。

             

            1963年秦德文完成高中学业,在时任全椒中学校长邓传贤的力荐下,他报考了北京大学政治系(1964年改名国际政治系)。由于考试成绩优秀,被北大录取,成了解放后由全椒中学第一个考入北京大学的学生。毕业后他走上了从政之道,历任安徽省国营龙亢集农场场长、安徽省农垦总公司副总经理,1991年初,德文被省委提拔出任安徽省阜阳地区专员。在阜阳地区任专员数年后,德文接替王昭耀出任中共阜阳地委书记、安徽省委统战部部长、安徽省政协常务副主席,直至2008年退休。曾与德文一起工作过的,并且都担任过阜阳地委书记的两位安徽省级领导,作为德文前任王昭耀被判死缓,作为德文继任者、原安徽省副省长王怀中被执行死刑。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德文在官场上官至省部级直至退休能做到善终,源于他一不贪污、二不腐化、名牌大学毕业,再加上年幼时就心系百姓、一身正气,敢于坚持真理。

             

            做人、做事、做官,秦德文凭的是才能,靠的是人品。

             

             

            (欧文波【中】与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

            大学管理学院院长、化工部部长成思危【右一】合影)

             

            化工专家欧文波

             

            欧文波先生1945年2月出生在全椒县宝林桥畔的襄河之滨。

             

            少年时代的文波家境贫寒,父亲早逝,双眼几乎失明的母亲,用自己孱弱的肩膀和一双饱经风霜的手,种植蔬菜,养活了文波兄妹三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从读小学起,文波就是母亲的帮手,一放学就拿起了锄头、大锹,到田园里帮母亲干活,为母亲分忧。读中学的五、六十年代,正值国家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时期,在学校食宿的文波,把晚餐省下的山芋面馒头藏在怀里,利用晚饭后的时间,偷偷送回家,给母亲和弟妹们吃。要知道,那时候,不到一米五个头的文波,每顿晚餐才分两个山芋面馒头。由于文波勤奋好学、积极向上,1964年8月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合肥工业大学,1969年8月毕业于该校高分子化学专业。

             

            1970年—1974年4月,大学毕业后的欧文波先生被分配到和县水泥厂工作,年轻的文波从一开始工作起,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才华和能力。从普通工人到任车间主任,参加了小硫酸厂的建设,负责工艺设备等主要技术工作,为工厂的顺利投产付出了辛劳,连续三年获得厂先进生产者称号,与车间的工人师傅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直到文波退休以后,还有当年的工友专程从和县到合肥探望他。

             

            1976年4月,文波先生调入安徽省化工设计院,从一线技术人员到工艺室副主任、分管生产副院长;1992年7月—1996年,出任安徽省化工设计院院长、党支部书记。院长工作兢兢业业、恪尽职守,期间获得了安徽省石化厅颁发的化工工艺高级工程师的技术称号。

             

            欧文波在化工设计院任职期间,正处于中国经济发展的历史变革时期,他同全体同仁一起沐浴党的改革春风,克服困难,充分发挥设计院技术优势,工作上精益求精,使该院的工艺技术水平及经济效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从1977年到1996年,欧文波和他所在的安徽省化工设计院,参与了全省的化肥、化工项目的研发和设计。像安庆石化总厂50t/a抗氧3114工业装置,阜阳化工总厂硫酸项目,蚌埠硫酸厂2万吨H2S04工程项目,合肥永康食品厂2万吨食用油工程项目,淮南市橡胶厂引进的20万米/年耐燃带项目,新疆引进的5000t/aHSH、6000t/a离子膜项目,无一不浸透欧文波和化工设计院同事们的汗水。在每项工程中,欧文波和他的团队,树立一切为用户的理念,服从工程建设进度需要,为建设单位、施工单位及安装单位提供优质的现场服务,受到广泛的好评。1993年他被聘为中国技术经济研究会会员、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会员和中国化工学会会员。

             

            文波在化工设计院任职的二十年,是安徽省化学工业发展最快的时期,化肥、化工厂家几乎遍及全省各市、县,文波的足跡也几乎走遍了全省各市、县。每到一地,总是和地方的化肥、化工厂家负责人、工程技术人员、地方党政负责人一起检查工程质量,研讨产品性能,指导技术研发,扩大市场规模。1996年,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化学工业部副部长的成思危到安徽视察,专门接见了欧文波先生。

             

            欧文波先生在勤奋工作的同时,不忘追求思想的进步。1989年—1991年、1993—1994年及1998年均被评为省石化厅优秀共产党员,1994年被评为省石化厅工业劳动模范称号。

             

            1996年欧文波离开安徽省化工设计院后,1996年9月至1999年8月,任职于省化工公司经理,1999年调任安徽省国资委任首期稽查特派员,负责监管安徽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淮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淮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皖北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省丝绸公司等企业。在这些岗位工作期间,欧文波先生依然保持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2002年因身体原因退出工作岗位,2016年病逝于合肥。

             

             

            (原中国农业大学校长江树人先生)

             

            布衣校长江树人

             

            出生于全椒襄水之滨的江树人先生,父母在高考前夕短短17天内相继去世,后不到20天,凭借着超人的毅力,随同学们一起到滁县地区参加了1962年的高考。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国家重点大学——北京农业大学,走出了红楼。

             

            进入北京农业大学后,树人先生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五年后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土化系农药专业,曾到解放军农场锻炼和全椒县小集中学、全椒化肥厂工作;1978年调回北京农业大学工作;1982年赴联邦德国霍恩海姆大学做访问学者,两年后回校创建了国内第一个现代化的农药植物药理实验室,率先为研究生开设“农药植物药理实验技术”课。从普通教师做起,继而担任应用化学系副主任、教务处处长、中国农业大学副校长、校长,吉利大学校长,兼任农业部农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北京)主任,中国高校教学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国农业环境保护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农药学会副理事长,北京农药学会理事长,北京市科协常委,宝钢教育基金理事等职。发表了论文170余篇。主编了《农药与环境安全国际会议论文集》《高等农林教育改革与实践》《农药的合理使用与安全知识》等著作,翻译出版了《植物药理学》,参编了《植物医学导论》《汉德农业词典》《中国农业百科全书——农药卷》等著作,一路走来,成果颇丰。

             

            江先生光鲜的背后,有许许多多不堪回首的往事鲜为人知。

             

            “被日本鬼子烧毁了的江家大院;1957年“反右派”运动中,被错划为右派分子遭到开除公职处分,于1962年6月25日在贫病交加中离开人世、终年仅48岁的母亲;担负起了家庭的生活重担,帮人家带过小孩、做过小买卖、砸过煤球……挣钱养活自己和小妹妹的大妹妹树芹;参加学校组织的纳鞋底、织毛衣、搞运输、捣喜鹊窝、打芦蒿、钓泥鳅等勤工俭学活动的酸甜苦辣;为了维持学业和生活,自己也从事过如砍草、摸螺丝、砸钢珠、踩印刷机、搓石灰球、做小买卖等一些勤工俭学活动……忍着饥饿砍草、挑着重担行走20多里路的艰难;在印刷厂踩老式印刷机,一天工作8小时只收获八角钱的报酬,而且是干一天,算一天;戴着布手套搓石灰球,两三天干下来,手掌全被烧破了,疼痛钻心。即使如此,一天也只能挣了几角钱……”

             

            那段刻骨铭心岁月里,面对饥饿、濒临残破的家庭,面对恶劣的生存环境,树人先生用一颗善良之心看大千世界,用一颗平常之心面对生活琐碎,用一颗宽容之心包容人事对他的伤害,用一颗感恩之心感谢那些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的亲朋好友。

             

            命运不是放弃,而是努力。命运不是运气,而是选择。命运不是等待,而是把握。当命运有时把人抛入最低谷时,往往是人生转折的最佳时期。

             

            如果在当时 “短短的十七天,父亲、母亲相继离我们而去。家中只留下我们兄妹三人,完全没有了固定收入,教育局只给了400元的抚恤金。我当时18岁,大妹妹15岁。” 那样恶劣的家庭环境下,树人先生不是选择迎难而上,而是选择放弃,他会有今天的辉煌吗?

             

            决定江树人今天命运的不是今天,而是昨天他对人生的态度;人生也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人生的命运只有靠自己把握。人生如行路,路在脚下是距离,路在心里是追求!走过的路才知辛苦,爬过的山才知艰难,经过的事才有经验。江树人先生一路走来,一路艰辛,但一路风景。

             

            事业有成的树人先生恋乡、恋亲、恋旧之情由然而生。他几乎把生命的每一瞬间,都存于心,贮于忆。把那些拥有,那些给予,那些呵护,那些关爱,都化为珍贵的收藏,都拥于怀,融于情,长眠于心。只要一有机缘,便倾情予以回报。

             

            在全椒中学110周年校庆大会上,树人先生饱含激情地说:“在全中读书的六年里,丰富经历让我们这些当年的学子既饱尝了生活的艰辛,也经受了生活的磨炼。我们视这些经历为财富,受益终身。从1962年离开亲爱的母校,时间已经过去五十多年了。时光的飞逝从未磨去我对母校的思念和记忆。当年老师和同学们的音容笑貌、与同学课间的嬉笑打闹、晚自习汽油灯下的苦读、寒冬里穷学生的合铺同眠以及昔日校园内婆娑的垂柳、秀美的小竹林、古老的奎光楼和我们曾为之流过汗水的红楼……常常会出现在我的眼前。当年老师们的谆谆教诲声、学子们的朗朗读书声、老工友张三爷准时敲响的上课钟声……也会常常回响在我的耳边。母校的一切将会永远铭记在我们学子的心中。”

             

            为了庆祝母校110周年华诞,在母校的大力协助下,树人先生与全椒中学北京校友会在母校校园内建了一个“北京校友林”,并在林内竖立的五彩石上刻下了“勿忘筌”三个字。中国有句“得鱼忘筌”的成语,源自于《庄子外物》,筌是一种捕鱼的工具,“得鱼忘筌”意指得鱼而忘掉了捕鱼所用的筌。树人先生反其意而用之,借‘筌’与‘全’是谐音字,用‘勿忘筌’表达树人先生不忘母校全椒中学的培育之情,不忘家乡全椒人民的养育之恩。”

             

            树人先生实践了他的诺言。不论是在职时公务繁忙,还是在退休后履任新职,每年都定期聘请、组织专家到母校全椒中学开设“树人讲堂”,为在校学生进行理想、道德和科学普及教育。树人先生与全椒中学北京校友会经常组织专家到全椒的工厂、农村、学校调研,为振兴全椒经济献计献策。故乡、亲人永远是树人先生魂牵梦绕的心灵家园。

             

            古人云,“知恩图报,善莫大焉”。树人先生正是以“勿忘筌”作为标杆,对人、对事施之以“诚”,对先贤、对长辈实之以“孝”。尽跪乳之恩,行反哺之义。立德、立功、立言,“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走出红楼的布衣校长树人先生,永远是我们做人做事的楷模!

             

            红楼走出了一代又一代人。如今的红楼虽然消逝,红楼曾经的辉煌将载入史册,“勤奋努力,报效祖国”、“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的红楼精神将永远被铭记在心,代代相传。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