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娱乐

<small id='kbmiw'></small><noframes id='kbmiw'>

  • <tfoot id='kbmiw'></tfoot>

      <legend id='kbmiw'><style id='kbmiw'><dir id='kbmiw'><q id='kbmiw'></q></dir></style></legend>
      <i id='kbmiw'><tr id='kbmiw'><dt id='kbmiw'><q id='kbmiw'><span id='kbmiw'><b id='kbmiw'><form id='kbmiw'><ins id='kbmiw'></ins><ul id='kbmiw'></ul><sub id='kbmiw'></sub></form><legend id='kbmiw'></legend><bdo id='kbmiw'><pre id='kbmiw'><center id='kbmiw'></center></pre></bdo></b><th id='kbmiw'></th></span></q></dt></tr></i><div id='kbmiw'><tfoot id='kbmiw'></tfoot><dl id='kbmiw'><fieldset id='kbmiw'></fieldset></dl></div>

          <bdo id='kbmiw'></bdo><ul id='kbmiw'></ul>

        1. 隔世渡梦

          时间: 2018-07-02    阅读: 1213 次    来源:
          作者: 慎德文

           我的青春浸润在一个个瑰丽的梦境里,那里有意气风发的少年儿郎、有执剑纵马的江湖儿女、有落落红尘中的多情女子;有热血、有深情、有悲喜……那,是隔世的梦境。

           

          一、乱世

           

          黄沙漫天,飒飒风声,哒哒的马蹄声踏破风尘。折戟沉沙,长枪断甲,溅血的旌旗独掩苍茫曙光。

           

          将军令急,少年披星戴月、一路风尘。他知道会一路迁徙,有翻山越岭的崎岖,起伏的山峦掠过他眼底。他涉过奔流的长河,漫过满山的萤火,吻过肆意生长的石上藤萝。他于夜里卧躺在黄沙大漠,朦胧月色下亮起点点篝火,低垂的银河下,一望千里的大漠泛皎白月色,远方传来阵阵南乡情歌。少年眨眨眼睛,星河映入他的眼底,脸上是不羁的笑意,抬起枕着脑袋的右手,朝星空伸去,似是掬了一捧星子。他笑了笑,嘴里依旧叼着那不知名的野草,摇啊摇,摇啊摇。彼时,一只枭鸟在夜色下呼啸而过,少年坐起身子,翘起一只腿,用手撑着下巴,想着下次一定得射下一只来。

           

          边陲之地,尽是荒草碣石,阴处偶尔有覆满苔痕的怪石。少年上马眺望远方,已然能见几处坍塌的城楼废墟,他的眼睛依旧明亮,勒马向身后众人说道:“此次,吾军定与城池共存亡!击退蛮敌,扬我军威!”众人俯首大喝:“是!”少年嘴角勾起一抹笑,是决胜千里的志气。他高举朱红长戟,策马扬鞭,马蹄之下扬起漫天的沙尘,模糊了一行人的身影。

           

           

           


          在军营外,早有边关将士列队迎接。少年纵身下马,摸摸马头,而后朝面前的将士握拳。将战马交付于人,便朝总营走去。老将军捋了捋自己的花白胡子,望着眼前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沙哑的嗓音愤愤然:“毛头小儿,岂能担此大任!”少年清冽的嗓音掷地有声:“将门之子,就该是这大漠的雄鹰、沙场上的战神,驱逐蛮敌,逐鹿天下!”老将军嗤之以鼻:“好生狂妄。”少年一拜老将军,转身离开。

           

          我从梦中醒来,仍记少年一甩披风的豪气和凌冽的眸光。隔世的战火硝烟四野弥漫,赤红的旌旗蔽日遮天,沙场上杀伐声不息,兵器交接的声音似密集的鼓点。在这荒凉的边疆,风带走了一切,沙掩埋了一切。少年将在浩大的锣鼓声中凯旋而归吧,他是胸怀大志的少年将领啊。

           

          他,是隔世的少年,是我心中的少年应有的模样。

           

          二 、幻世

           

          说书先生醒木一响,绘声绘色的说道:“常言有书生捡到狐妖,百般宠爱,与之动了真情,坠入爱河。又有谁人想,竟会有胖嘟嘟的小娃娃被狐妖给捡了去。话说这一天……”

           

          在大陆北面的尽头,传说有一个雪国,这个国家的宫殿是由晶莹透亮的寒冰建造而成,整个雪国地域终年风雪。即便是这样,它的神秘仍然吸引着无数的人来此一探究竟。小娃娃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白狐妖捏了一把小娃娃的脸,睨了一眼散落一地的莹白花朵:“小东西,你偷了我的雪莲,要怎么赔我?”小娃娃瞪着大眼睛,看着白狐妖移不开目光,嘴里嚅嗫着,半晌才吞吞吐吐道:“姐姐……你头发怎么也这般白?娘亲说过这叫……叫……老不死的。”白狐妖的笑生生凝住了,嘴里吐出两个字:“愚蠢。”转而嫣然一笑道:“小东西,姐姐这里可还是有很多好东西的,冰山上的红花,冰河里的彩色晶石,悬崖上的雪莲,雪峰上长啸的雪狐……你想要什么,姐姐都能给你,不如就留在这儿?”白狐妖想起方才一行人对雪莲垂涎欲滴的神情,不禁鄙夷的笑了,瞥了一眼整个身子都缩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小娃娃,随手脱掉自己身上的白斗篷往小娃娃身上一丢,白斗篷便罩住了他小小的身躯,小娃娃在斗篷里扑腾,终于扒拉着露出了小脑袋,两只手把白斗篷紧紧的裹在自己身上。白狐妖瞧着,更是觉得可爱了。

           

          小娃娃似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遇到了一个白头发的怪姐姐,不跑也不闹。白狐妖可是深知方才那群人的贪婪,竟把小娃娃用绳子送至窄小的悬崖峭壁去摘取雪莲。不过这小娃娃也是个胆大之人,丝毫不惧怕。跌落悬崖的小娃娃正好被白狐妖接住,一人一妖大眼瞪着小眼,小娃娃的背篓里滚出一株株雪莲来,掉在冰面上时花瓣轻颤。白狐妖忽然来了兴致,鸟精、鱼精都玩儿腻了,不如收个人类小娃娃,听说人类小娃娃越养越大,生老病死,经历一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这白狐妖啊就和小娃娃生活在了传闻中的雪国里,民间还传言……”说声人喋喋不休、添油加醋的讲述着这段奇闻。

           

          听书人中,一身着白斗篷的女子朱唇轻启:“这一养还真就是一辈子了啊。”白色斗篷帽里垂下几缕白发来。

           

          她,是幻世的妖灵,是同人类一样看过日升月落的另一种灵魂。

           

          三、情世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书生们一遍遍的轻声吟诵着这首情诗,却为自己不遇倾城色而苦恼不已。

           

          城东有女,传言倾国倾城,不少豪门世家上门提亲,却无一不是铩羽而归。这等事不禁便成为了市井小民茶余饭后的口舌之谈。

           

           

           


          终于有一天,大街上锣鼓喧天,那位小姐身穿红色嫁衣风风光光的出嫁了。场面盛大无比。有人说那位小姐是嫁给了县上的官员;还有人吵吵嚷嚷,说是嫁给了上头的哪位权贵大人……市井中传言不断,时间一久,人们也便没了兴致,渐渐忘了曾经那位让不少人魂牵梦绕的城东小姐。

           

          多年后,人们于深山烟雨中偶遇一座合葬墓。无名无姓,碑上只有两句诗: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山脚下行迈靡靡的老尼姑每次遇询问之人,都会向他们娓娓道来。是说那城东小姐喜欢上了修道的小和尚,却难成正果,于是遁入空门,在小和尚修道所在山脚下的尼姑庵里削发为尼。曾有上山采药的人说道尼姑庵里新来的小尼姑姿色过人,一双眼眸更是顾盼生姿。她常常坐在溪边的青石上,仰头看着对面的山头,听了一生空山禅寺的钟声。

           

          她,是情世的女子,是柔情女子中的一个。

          ……

          摆渡梦境,隔世的你我会是另一种模样。

           

          也许有人会说幻想中的世界有什么可爱的,幻想中的故事也永远只是幻想罢了。不过,在那个隔世的世界常有另一个隔世的我,她是不羁的,更是快乐的。

           

          青春,无限可能。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